首页 > 书库 > 《一弦一柱忆锦瑟》一弦一柱作者 GAY吧 一弦一柱忆锦瑟cp

一弦一柱忆锦瑟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一弦一柱忆锦瑟》是李而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谢恩,刘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四皇子走出寝宫时,与这个及腰高的雪人面面相觑了半晌,才回头看向身后,同样是一脸惊异的天冬。 “这是何物?”四皇子面无表情的发问。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9 12:11: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一弦一柱忆锦瑟》是李而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谢恩,刘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四皇子走出寝宫时,与这个及腰高的雪人面面相觑了半晌,才回头看向身后,同样是一脸惊异的天冬。 “这是何物?”四皇子面无表情的发问。

《一弦一柱忆锦瑟》免费试读

四皇子走出寝宫时,与这个及腰高的雪人面面相觑了半晌,才回头看向身后,同样是一脸惊异的天冬。

“这是何物?”四皇子面无表情的发问。

“若奴才没看错,这应当是是民间孩童们喜欢堆的雪人。”天冬恭恭敬敬的回答,心里却开始嘀咕。

没想到锦瑟与丝竹还有这样的手艺,将雪人堆的这么好看。

用了龙眼核做眼睛,胡萝卜做鼻子,还有用来剪窗花的红纸做嘴巴。

甚至还给雪人身旁放了个扫帚。

自己小时候怎么没想到雪人还能这样堆?

“倒是有趣。”四皇子点点头。

他有些好奇的伸手,碰了下雪人的眼睛,谁知这龙眼核摆的并不牢固,这一碰居然就掉到地上了。

二人同时愣住了。

四皇子平静的脸上有了裂痕。

“这...”四皇子有些踟蹰。

“没事的,再放回去就成了。”天冬捡起龙眼核,递给四皇子。

四皇子稍稍放心些,接过龙眼核,正准备放回原来的位置时,就见锦瑟从后院出来,还拿着几支树枝。

四皇子见状,飞快的将手收回,还背到了身后,摆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天冬抽抽嘴角。

天啊,曾经风轻云淡、淡漠出尘的殿下去哪里了?

尽管天冬内心吐槽不断,面子上也只得也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规矩地站在四皇子身旁。

“殿下。”锦瑟走过来,高高兴兴的朝着四皇子行了礼。

“嗯。”四皇子抬着下巴,故作镇定的答应一声。

锦瑟搓搓手,迫不及待的想听四皇子夸赞一句自己堆的雪人

“殿下,您已经看见大白了?您觉着大白好看么?”

“尚可。”四皇子有些心虚的瞥了一眼雪人,给出评价。

居然还给雪人起了名字?

锦瑟听罢开心的眯起眼睛,四皇子金口玉言说出一个‘尚可’,那大白定然是非常不错的。

她转过头,颇为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与丝竹忙活了一早的杰作,却一眼发现了大白的变化。

“呀,大白的眼睛怎么掉了?刚才我没安好嘛?”锦瑟小声嘟囔。

四皇子身子一僵。

“奇怪,那龙眼跑到哪里去了?地上怎么没有呢?”锦瑟四处打量了一番,皱起眉头。

居然有人偷自己的龙眼核?

一定是嫉妒自己雪人堆的太好!

锦瑟偷偷看了一眼四皇子身后面色不定的天冬。

正是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模样。

“殿下,您之前看到大白时,他就是这样嘛?”锦瑟想通过四皇子来指认偷龙眼的凶手。

“正是。”四皇子板着脸,生怕因为说谎露出破绽。

“天冬哥,那你有没有看见另一个龙眼啊?”锦瑟盯着天冬,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怀疑。

待锦瑟话音刚落,天冬还没想好说辞时,就眼睁睁的看着四皇子将他手里的龙眼塞进自己手里。

这这这这....这是要让自己背黑锅嘛?

天冬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四皇子。

殿下,您变了!

“是我不小心碰掉的,正准备放回去,你就来了。”天冬干笑两声,将龙眼递给锦瑟。

没办法,主子让背黑锅,当奴才的就得背。

别说这黑锅得背,如果将来有什么白锅彩锅的,自己同样得抢着背过来!

谁叫自己是殿下身边的大太监呢!

锦瑟有些嫌弃的瞥了一眼天冬。

哎,十七岁的天冬也是个免不了是个毛头小子,居然冒冒失失的将自己的雪人眼睛给弄掉了。

不过也不能怪他,谁让大白太好看了,惹得大家都想来瞧瞧。

“咳,奴才该去内廷司了,就先告退了。”天冬连忙将手里的龙眼核塞到锦瑟手中,仿佛这龙眼核是什么烫手的山药似的,然后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现场。

锅都背完了,还是快点撤吧,不然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恕自己演技不佳。

四皇子则是颇为淡然的点点头,甚至还面不改色的吩咐了锦瑟几句,这才上学去了。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演技果然还是贵人高。

*******

晚间书房。

从锦瑟第一次习字读书,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了。

三字经和千字文她都已熟读,如今已经看起了论语。

而她的字也飞速的长进。

在锦瑟看来,虽然她的字离行云流水、苍劲有力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至少不再似最开始那般东倒西歪、乱七八糟了。

四皇子读了会儿书,停下来靠着椅子吃了块点心,看着窗外雪人大白印在窗户上那若有若无的影子,还有锦瑟专心致志的模样,忽然有些好奇。

这个锦瑟,似乎一直以来都有些与众不同。

可是这种与众不同,并不是差事做的好而显得比别的人强些,或是鹤立鸡群那般的不同。

反而是那种放在一众宫人中,会显得格格不入的不同。

似乎真的与天冬评价的一样,锦瑟所想所做的事情,不是攀高位谋权利,而是读书和习字。

这倒是有意思了。

若这么爱读书,当初又为何要进宫做内侍?

直接在家里读书,说不定还可以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不过反过来想想,若是有条件的家庭,谁会心甘情愿的把孩子送进宫里,去当个内侍,一辈子断子绝孙?

说到底,这锦瑟也是个可怜人。

四皇子微微摇头,心下对锦瑟生出一丝怜悯。

“锦瑟,”四皇子随即开口,打破了一室宁静,“过几日就是除夕了,宫里会举行宴席,你与天冬随我一起去吧。”

锦瑟听完,愣了一下。

随四皇子一起参加家宴?

在宴席上服侍贵人的宫人,一般来说都是这贵人的心腹,要不然也是品级最高的。

如今四皇子突然这么提议,莫不成是不再怀疑自己,决定把自己当成心腹培养了?

嗯,四皇子的被迫害妄想症终于治好啦!

锦瑟非常欣慰的想。

“你不用担心二哥的话,他其实经常那样胡说。再者说你现在脸色暗沉发黄,大家并不会注意到你的。”

四皇子见锦瑟半天不开口,以为他有所顾忌,便出声劝慰道。

“多谢殿下,奴才很高兴可以随行。”锦瑟收回心绪,连忙谢恩。

“嗯,”四皇子见锦瑟确实是高兴的模样,便点点头,之后又想到一事。

“这几日你让门房和杂室的那几个人,将那东偏房的屋子收拾出来。”四皇子吩咐道。

之前就提过,门房和杂室的人都是四皇子宫里的宫人,只不过不能近身侍奉,平日里只做些洒扫、看殿门、或者烧水烧炭火之类的杂事,四皇子的寝殿与书房他们都是不准进入的。

如果没有差事,他们甚至连内院都不准进。

而锦瑟等人是住在内院的,和这些人也只是用膳的时候会在一起,平日里也都是各做各的,打交道的机会不多。

唯有一次特例,就是锦瑟用自己月例银子给刘楠换药,是通过门房的人。

“东偏房?”锦瑟听到四皇子的话,有些纳闷,“可是有什么人要过来住吗?”

要说起来,让门房这些人去打扫屋子并不奇怪,毕竟殿里的脏活累活都是他们来做的。

不过让锦瑟觉得奇怪的,是这四皇子要收拾东偏房做什么。

锦瑟与天冬丝竹三人是住在内院里的西偏房,离四皇子寝殿和书房都很近。

这东偏房也在内院,按规矩也是给近身伺候四皇子的宫人居住的,可是四皇子身边的内侍人数已经不少了,为何还有人要来?

锦瑟不解。

“是有人要来,你且先让他们把屋子收拾出来吧。”四皇子不多做解释,又拿起书开始读了。

锦瑟见状,也不好出声打扰,只得退到一旁,接着练字去了。

既然四皇子不说,那到时候等人来了自己不就知道了嘛,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

锦瑟心里如是想着,很快便不再纠结,安心的继续习字。

《一弦一柱忆锦瑟》 免费阅读章节

《一弦一柱忆锦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