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沉冤录》沉冤录txt 无广告 沉冤录YD

沉冤录

古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沉冤录》是曲酒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嗣安,张渐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叶寻呆立半晌,最后一咬牙,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后走进京兆府。正好此时柳嗣安从里头走了出来,与叶寻碰到一块儿去了。 柳嗣安打量叶寻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7 04:13: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沉冤录》是曲酒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嗣安,张渐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叶寻呆立半晌,最后一咬牙,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后走进京兆府。正好此时柳嗣安从里头走了出来,与叶寻碰到一块儿去了。 柳嗣安打量叶寻的

《沉冤录》免费试读

叶寻呆立半晌,最后一咬牙,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后走进京兆府。正好此时柳嗣安从里头走了出来,与叶寻碰到一块儿去了。

柳嗣安打量叶寻的脸色,最后没好气道:“你这幅模样,可是又有什么麻烦事来找我了?”

叶寻定了定神,回道:“于你而言,不算什么麻烦事,但是于我而言却要命的很。”

柳嗣安面无表情,“进来说。”

柳嗣安挥退了侍从,房间里只剩他和叶寻两人。

叶寻问道:“上次张府失窃,你们京兆府可有记录在册?我想瞧瞧。”

“不曾。”柳嗣安道:“张大人不希望我们京兆府插手,他想********,息事宁人,我们也没法查。”

叶寻有些失望,他用力捏着茶杯,良久后,他问道:“你说,张渐飞丢失的东西,会是什么?”

柳嗣安皱眉,他说道:“你怎么就一门心思要查他?我平时和他走得近些,他为人胆小懦弱,毫无主见。以我对他的了解,根本就没有能力策划一场谋杀。我看你是查错方向了,还是另找线索吧。”

不过若这些都是张渐飞表面装出来的,那这人也太可怕了。不过这可能性也不大,柳嗣安平时没有发现一点端倪,而张渐飞也没道理会蛰伏这么多年隐而不发。

叶寻点头,应道:“的确是找错方向了,张渐飞的确不是凶手,极有可能,他就是凶手下一个目标。”

柳嗣安一惊,“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寻缓缓道:“郑杰死后,郑府闹鬼,弄得人心惶惶。郑府的管家和夫人便想把郑杰生前的东西都拿去陪葬。”

“闹鬼?这世上怎会有鬼混?无稽之谈!”

“郑府不少人都瞧见了‘郑大人’的身影。没有鬼魂,那他们看到的就是凶手。”

柳嗣安点头,“不错。人死后,一般都会把生前的东西都烧的烧,陪葬的陪葬。不过你之前下令郑杰的院子不能动,那凶手扮鬼从而迫使管家和夫人把郑杰的遗物给毁了,如此画蛇添足,是因为遗物里有证物。”

“郑杰生前最爱邢窑的瓷器,可是当我赶到墓园把瓷器拿回大理寺时,发现里头独独少了一个青花圆盘——那是三年前,张渐飞送给郑杰的礼物。”

柳嗣安顺着叶寻的话头,说道:“圆盘不见了,但你知道那是张渐飞送的,所以就查到他身上来了。”

叶寻说着,不禁又有些火大起来,“郑杰是中了砒霜之毒暴毙的,而我一一查过郑杰所用器具,并没有砒霜。我便以为砒霜下在圆盘上。可是圆盘是用来摆着看的,又不是用来吃的,如果砒霜真的下在上头,郑杰根本就不会中毒,砒霜是下在别的地方。”

柳嗣安听了,忍不住嘲讽道:“如此明显的漏洞,你竟然没有看出来。圆盘不可能是凶器,凶手要毁去的也不是圆盘。”他举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好一招祸水东移。”

叶寻苦笑道:“当时案子一点线索都没有,凶手故意留下这么显眼的线索,反倒使我一叶障目了。”

“只是这跟张府失窃有什么关系?”

叶寻不答反问:“凶手为何在众多瓷器中挑了张渐飞的圆盘?”

柳嗣安反应过来,惊道:“你是说——是了,他是想你查到张渐飞身上去。”

屋里静默了片刻,柳嗣安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你之前一意孤行,执意要查明案情,没想到全让凶手算计了,白白为人作嫁衣裳。”

叶寻并没有让他挑起怒火,他最生气的时候是在马车上,现在该冷静下来,思考该怎反击回去了。

叶寻冷淡道:“总有一天,我会把他揪出来。”

柳嗣安也不再打击他,转而问道:“张渐飞身上有什么好查的?你这些天,可有查出什么没有?”

“没有。”叶寻道:“郑杰和张渐飞两人唯有的联系,就是张府四月前失窃还有交州。交州的事情我无从考证,便只能从失窃查起。”

若是能找到失窃的东西,那就更好了……

柳嗣安道:“怎么查?我知道的也不多,你若是直接去问张渐飞,只怕他也不肯说的。”

“如果能知道四月前,张渐飞找郑杰的时候,两人见面时都说了些什么,那就好办了。”

“京都能谈话的地方不多,你要是不怕辛苦便一个一个去问,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此事我会去找郑管家问清楚,多少能有点线索。至于失窃的事情……”叶寻看着柳嗣安,神情认真,“还劳烦你替我问一问当晚巡逻的士兵,他们也许看见行窃的人了。”

柳嗣安“嗯”了声,这个倒没有什么难的,轻易就可以办到。

叶寻又说:“还有张渐飞那边,朝中就你与他走得近些,就劳烦你帮我多看着点。”

柳嗣安一僵,他怒道:“我帮了你,可有什么好处?”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叶寻总会找上自己!

叶寻苦笑,“没什么好处。”

柳嗣安冷哼一声,“既然没有什么好处,我凭什么帮你?不帮,你自己看着办吧!”

先不说一旁虎视眈眈的左丞,光是张渐飞的夫人,柳嗣安就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柳嗣安与张渐飞平日里偶有应酬也是不去风月场所的,但是即使如此,那母老虎已经没好脸色了。让柳嗣安去盯着张渐飞,这面上的应酬必然会多起来,到时她还不把自己给吃了!若是张夫人撒起泼来,虽然不是自家夫人,但柳嗣安怕会贻笑大方,毁了自己一世英名。

叶寻看他如此坚决的拒绝,当下正色,严肃道:“想不到你我之间,有一天也会有这种肮脏的交易。好处无非就是权钱色,权,我给不了你;钱,我国公府倒是略有薄产;色嘛,你若是真需要,我择日上醉客坊,给你挑几个貌美的酒娘。”

柳嗣安大怒,“好你个叶寻!以后你这些破事,不必再来找我了!”

叶寻一脸无辜,反问道:“不是你自己说的要‘好处’嘛?”

柳嗣安气结,“你、你……好,我就等着你给我送来黄金美人。”他咬牙切齿,恶狠狠道:“多多益善!“

《沉冤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