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妖孽,那里逃》妖孽萌夫哪里逃 玻璃 妖孽,那里逃无广告

妖孽,那里逃

仙侠奇缘已完结

《妖孽,那里逃》是在何许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孽,那里逃》精彩章节节选: “今夜,发生什么事?我不管,我只要一个,控制皇帝。”女子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齐雎顺着声音向上望去,只看见女子身着一身玄色的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4 08:04: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妖孽,那里逃》是在何许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孽,那里逃》精彩章节节选: “今夜,发生什么事?我不管,我只要一个,控制皇帝。”女子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齐雎顺着声音向上望去,只看见女子身着一身玄色的衣

《妖孽,那里逃》免费试读

“今夜,发生什么事?我不管,我只要一个,控制皇帝。”女子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齐雎顺着声音向上望去,只看见女子身着一身玄色的衣裳,脸上没有丝毫的感情流露出来,让人看了,着实好奇,可她又岂是自己能够瞻望的,自己就像芦苇花一样,只配随风飘荡。

“是,谨遵大人指令,来人,随我走。”齐雎说着,就带了一大批人进去了。

宫内鸦雀无声,唯有那海棠宴,甚是热闹。

齐雎带着人直接进了碧波庭,这碧波庭乃是举办这次宴会的场所。

“齐雎,你带这些侍卫做甚?”一个上了年纪的官员,走到齐雎跟前,语气有些冲道。

这宫廷内,万是不可带兵入内的,而这齐雎,竟敢如此,莫不是不想要脑袋了?

齐雎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老头,之前都是在自己面前义正言辞的,把自己显示得那么高尚,如今,倒是要做阶下囚了,想想,还真是够痛快的。

齐雎不加理会这人,冷笑的从他身边走过,直接走到了宴会正中央,剑指拓跋达,大喊道:“拓跋达,你这龙椅怕是做的时间有些久了,该让让了吧!”

拓跋达看着在自己面前的剑,神情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可最终还是开了口,“你可知这是大逆不道的事儿?”

哈哈哈――“大逆不道,与你何干?与我何干?我偏要大逆不道,你能奈我何?”齐雎说着,剑指着距离拓跋达更加接近了。

宴会周围的人看了,都怯怯的坐在边上,深怕齐雎一个不开心,就要了自己的命。

“你可别忘了,这皇宫内有朕的亲卫军?”拓跋达看着,似是嘲讽道。

“你的亲卫,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你还想自己的亲卫,当真是可笑。”

夜蒹葭看着齐雎剑指天子,心里虽是有那么几分快意,可是不知怎么,她不想,拓跋达死了,一代君王的死,导致朝局动荡,天下百姓流离失所,这不是她想看到的,她想看到的,是国泰民安,是爹爹睡着都能笑醒的天元国、天元大陆。

夜蒹葭手指扯了扯房六的衣袖,眼神朝着拓跋达的方向望了望。

房六会意,清咳了几声,开口道:“齐雎,你这是想以下犯上,做着天下的罪人吗?”

这话,听着,虽没有什么大意,可实际上,却有着别样的深意,只要他回答了,就表明了他的心意,这样,下面的事情就会因为他的回答来做一个确切的计划。

“我啊?就是要做这天下的罪人,可这些,都是他拓跋达逼的,我在外征战沙场,敌人狡猾,我军大量伤亡,我上奏于他,你知道他说什么吗?死守啊!不派一兵一卒一粮,我们全军都死透了,只有我,从尸体堆里爬了出来。”齐雎说着,眼里竟滑落了一滴泪水,跌落在地上,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我让你来,可不是让你来叙家常的。”从门外进来一位女子,语气有些调侃,可实际上,却充满了严重的威胁性。

房六定眼一看,是柒柒,怎么会?她不是离开了京城?

齐雎刚张开嘴,想说什么,就看见。

柒柒走到房六跟前,“你怎么在这儿?”

柒柒说完这话,就有些后悔了,他来这儿,只能说明他的身份不一般,而那天,怕也是一场图谋。

可这又有什么?就算是他想要自己的心,她也愿意,挖出来,整颗递给他。

“你来又是为何?”房六反问道。

“我啊!你猜?”柒柒说完,就面朝门口处,道:“来人,皇帝有疾,快扶皇上去寝宫休息,还有这几位,都一同送过去,其余的,都给我押到牢狱,好好看守。”柒柒厉声道。

话音刚落,就看见从门口处不断进来身穿黑色玄服的一众男子,把相干人等都带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拓跋达、夜蒹葭、房六、庆格尔泰、苏合等一干人等。

“房六,你相信我,我不会……伤你,你好自为之。”甩了甩手,朝着侍卫们招去。

侍卫们看了,自是走了上去,把人都“请”出去。

待人都走光了,屋子里只剩下柒柒一个人,她的眼里,不似之前那般,而是一脸伤痛,手往门口轻轻挥了下,只见原本开着的门,瞬间就紧闭住了。

听到门关了的喀嚓声,柒柒一下子就跌倒在地,她不想和房六为敌,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现在的模样,她不想他用厌恶的眼神,望着她。

而在另一边,清风殿。

“皇上,你对于此事,可有什么想法?”房六看着正坐在椅子上,不断唉声叹气的拓跋达道。

拓跋达闻言,想了想,还是开口:“朕……”说了一个字,就停了下来,不知道之后再说什么了。

他心里有许多话,可就是想不出来,说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嘴边似是被人缝住了,想说什么,都是说不了的。

“看来,此时还是需要容后再议啊!”房六看着拓跋达说了一声,就转头看着夜蒹葭。

正看见她喝庆格尔泰说的火热,在心里苦笑了起来。

他还不知道,她越是担心,就表现的越是兴奋,现在她这样,不就是担心的映照吗?

“庆格尔泰,你放心,这皇宫,还困不住我们?你想什么时候走,我们就什么时候走。”夜蒹葭说着,摸了摸庆格尔泰的头发,手指穿过发丝,像极了是在穿越山川一样,心情也因此显得格外舒畅了。

庆格尔泰抬眸看了看夜蒹葭,眉头轻轻一弯,笑嘻嘻道:“我知道,只要有赛罕的地方,我就可以混吃等死了,你说是吧?”

“对,只要有我的地方,你庆格尔泰就可以混吃等死。”夜蒹葭郑重其事道。

苏合也在一边看着两个姑娘,不同于房六那样,苏合望的,是庆格尔泰。

“你,你……你是夜蒹葭?”拓跋达本来是没发现的,可是,这么一大会儿功夫,他越瞧夜蒹葭就越像夜国公,而夜国公只有一女,名欢夜蒹葭。

夜蒹葭朝着拓跋达笑着,“是啊!我就是夜蒹葭,你是不是很失望啊!当日,灭门的时候,怎么就没杀了我,好让我逃了。”说完,就把脸上的面纱随手扯开,反正都认出来了,还做什么遮掩。

《妖孽,那里逃》 免费阅读章节

《妖孽,那里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