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唯一真境》跑男之唯一声临其境飞卢 主角是向西,向陈的小说 唯一真境帝王攻

唯一真境

灵异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琉珩一原创的灵异小说《唯一真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向西,向陈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离开了皇宫,秦王带着陈浫来到了秦王在京都拥有的府邸。 当然也叫秦王府。 但是京都的秦王府和在秦州的秦王府相比,那自然是一个天上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2 04:06: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琉珩一原创的灵异小说《唯一真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向西,向陈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离开了皇宫,秦王带着陈浫来到了秦王在京都拥有的府邸。 当然也叫秦王府。 但是京都的秦王府和在秦州的秦王府相比,那自然是一个天上一

《唯一真境》免费试读

离开了皇宫,秦王带着陈浫来到了秦王在京都拥有的府邸。

当然也叫秦王府。

但是京都的秦王府和在秦州的秦王府相比,那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京都的秦王府里人气极少,仅仅有十七八个佣人保证秦王府的干净整洁。

不过,今天这个秦王府倒是久违的热闹起来了。

五百名秦王亲兵和陈浫子父两人都住进了秦王府。

一时间,京都秦王府的管事欣喜若狂。

“三年了,王爷终于肯来住一会了,老奴这些年的辛苦也没有白费啊!”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陈浫没怎么理会。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晚上,京都倒是没有宵禁。

陈浫告别了秦王,自己独自一人走在京都的街头。

看着商贩走卒人来人往,不由得心头火热。

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和商贩的叫卖声。

热闹非常。

“比秦州热闹多了。”

陈浫买了个馅饼,一边吃一边逛,“有现实世界夜市的样子了。”

但是陈浫出来不仅仅是为了吃的。

“终于可以泄一把火了!”

于是陈浫脚尖轻点,在路人的惊呼声中跳上了屋顶,飞也似地一路向西,急不可待。

仿佛磨练了数十年的轻功被陈浫不断地施展。

整个人仿佛一只轻盈的狸猫,在屋顶挪移,在不引发守城官兵的注意下,陈浫越过高高的城墙,又向西跑了几公里,来到了一片树林里。

听王府管事说,这片树林算是城外最大的一片树林了。

里面环境清幽,但是常有猛兽出没。因此皇帝春狩时会来这里狩猎。附近的猎人也在这里讨生活。

陈浫向林子深处走了一段距离,见四下幽寂无人,人迹罕至,很是满意。

清风拂面,早已经憋不住陈浫忽然抽起疯来,嘴里出口芬芳。

没错,就是抽疯,最近几天陈浫一直在使用技能,虽然没有获得什么有用能力,但是代价依然会积累。

平时秦王在身边,陈浫自然不敢造次,如今好不容易能出来一趟,岂能不纵情发泄?!

一时间,树林里芳音阵阵,在树上栖息的鸟儿被这儒雅随和的问候语惊的飞起,形成一片乌云,向远方飞去。

晚间的走兽也被这玉音感化,纷纷放下了手头的猎物,慌不择路的逃遁。

余音三日,绕梁不绝……大概形容的就是这种优美语句吧。

终于……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陈浫的骂声才逐渐停歇下来。

而陈浫则是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在一颗树上懒洋洋地挂着,双目无神。

“舒服了,憋了五六天的量……一下出来……真爽呐!”

好一会,陈浫才从树上跳了下来,顺便折了一根半个手臂宽一人长的树枝下来,在手里挥了挥,然后满意的点头。

“手感还不错。”

陈浫抬头望天,只见天上明月逐渐隐没到了云层之后,本来还很亮堂的夜晚一下子黑暗下来。

林间的微风,清凉而舒爽,裹挟着泥土和草木的芬芳,钻进了陈浫的鼻腔。

陈浫长出口气,平复心境,道:“都出来吧,跟了一路了,不会还打算送我回京都吧?”

林间没有声音……寂静冷清,偶尔还可以听到远处野兽的咆哮声。

“不出来么……”

陈浫的身体这半个多月来一直在日夜不缀的锻炼,在加上每天都会与家里的高手切磋,他对自己体内真气的掌控早已不能同日而语。

虽然这些真气目前对他身体是有害的,但是这并不妨碍它成为陈浫手中最锋利的剑!

“……不出来那就……死在树上好了!!”

陈浫语气一下子变得阴森,仿佛一块千年寒冰,每字每句都充斥着化不开的寒意。

同时陈浫手里木棍猛地一挑,一块石子被大力挑起,然后陈浫木棍猛地打出。

石子像是棒球一样被斜向上打向一个茂密的树冠。

可是,石子注定没有属于自己的捕手。

一个黑影倏地从树上窜下,仿佛一只松鼠,倒着爬下来,临近地面时一个筋斗翻下,稳稳落在地上。

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看上去很年轻,身穿黑衣,尖嘴猴腮,眼睛瞪大,活像一只爬树松鼠。

他被陈浫发现而被动现身,倒也不慌张,而是弯着背,颇有风度地向陈浫拱了拱手。

“久闻不如一见,秦王世子果真神功大成,功力不凡呐!”

松鼠男嗓音尖细,一边说一边后退。显然不打算和陈浫对上。

开玩笑,陈浫刚刚那一石头速度之快难以想象,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指不定就变成挂在树上的烂肉,被千鸟啄食。

“你再退一下,劳资一棍子敲烂你的头!”

陈浫声音依旧冰冷,挥舞着手里的棍子,虎虎生风。

松鼠男笑脸一滞,脚步也一顿。

但是,很快的,他又笑了,不过笑得有些勉强。

“呃……您这话说的……”

说着,松鼠男忽然暴退,一眨眼就溜到了十五米开外。

陈浫冷哼一声,手持棍子向前一踏——

砰!

地面的落叶被陈浫体内翻涌的真气吹散,落叶飞舞,仿佛一颗炸弹在陈浫脚底爆炸,随后陈浫身子鬼魅一般向前激射而去。

眨眼间,松鼠男已经近在咫尺。

看着松鼠男因惊吓而过渡扭曲的脸,陈浫有把握一棒子抽烂他的头,不比砸西瓜难多少。

可是正当陈浫欲要攻击的刹那……

松鼠男笑了,笑得是那么的兴奋!

“得手了!”松鼠男大吼一声,同时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长剑,反着寒光,闪电一般袭向陈浫心脏。

陈浫冷哼一声,脚掌一跺,腰腹用力扭动,带动上半身也跟着侧过去。

松鼠男必杀的一击被陈浫轻易躲过。

陈浫已经能看到冲过来但无法及时改变方向的松鼠男的奇怪笑容。

“你以为你躲过去了么?天真!”

陈浫一惊,忽然觉得头皮发麻,头皮毛囊里的所有微型肌肉都在抽搐,不断着给陈浫发出警告。

危险危险!头顶头顶!!

陈浫抬头,一柄散发着幽光的长剑已经近在眼前。

《唯一真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