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他是年少你是余生》年少遇见你余生都是你 君臣文 他是年少你是余生男妃文

他是年少你是余生

浪漫青春连载中

火爆新书《他是年少你是余生》是王洛阳所创作的一本浪漫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夏远,乔蓁,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把今天和阿姨见面的事发微信告诉了乔蓁,乔蓁终于回复我微信,随后又打了电话过来。 能听到他的声音真的太好了,冷战的滋味真不好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0 20:06: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他是年少你是余生》是王洛阳所创作的一本浪漫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夏远,乔蓁,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把今天和阿姨见面的事发微信告诉了乔蓁,乔蓁终于回复我微信,随后又打了电话过来。 能听到他的声音真的太好了,冷战的滋味真不好受。

《他是年少你是余生》免费试读

我把今天和阿姨见面的事发微信告诉了乔蓁,乔蓁终于回复我微信,随后又打了电话过来。

能听到他的声音真的太好了,冷战的滋味真不好受。

“你在哭吗?”

“没有,已经不想哭了。”我靠着自己的膝盖,把自己蜷缩着。

“那你原谅叔叔了吗?”

“原谅了。”我把头埋进膝盖。

“想见见我吗?”

“如果你见了我不会和我吵架,我就想见你。”

“你知道的,我并非故意要和你吵架。”

“那我也是啊,并非故意要和你理据力争。而且你以前总是笑着和我说话,最近很容易就对我生气,天天凶我教育我,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你做得不对难道我还笑?”

“可是你以前哪里会这样常说我?”

“所以你希望我一辈子对你像对外人那样?你不对的地方视若不见,无所谓?”

“......”

“唉......话说回来,今天怎么会见面了?之前不是不愿意的吗?”

“阿姨来找我,就去了。”

“是自己单独和阿姨见面的吗?”

我自然听懂乔蓁话里的意思,我也无意隐瞒,说:“不是的,夏远和我一起。”

乔蓁没吭声,甚至连呼吸声都没听到。我知道乔蓁在介意什么,问道:“刚才还问我要不要见面的人,现在又开始是吗?又要和我怄气啦?”

“是的。”乔蓁也学我,大方承认,“他什么时候走?”

“年后。”

“他在这里过年?”

“是。”这次换我问他,“那我们明天见面?”

“对不起,我想结束这个通话,挂了。”

大年三十前两天,我带着夏远一起回商山,外婆见到夏远也很是开心。舅公舅婆虽然见我带了一个男生回来,表情有些不悦,但是见到外婆对夏远的态度挺好的,他们也不好介意。

夏远在舅婆家倒是挺积极主动的,洗菜切菜、烧火做饭、扫地拖地,真的是家务活无所不干。舅公舅婆都被他这积极性唬得一愣一愣的。更夸张的是,每天等我一觉睡起床,夏远已经和外婆去菜场逛了一圈回来,手上大袋小袋的,两人看上去还聊得甚欢。

我感觉有夏远,我在家里就像个空气,没人理我,都只把夏远当自个儿孩子。两天时间,能有这样的地位,也真是让我佩服不已。

年二十九,外婆让我和夏远两个去把她那边的旧屋子打扫打扫,我和夏远在老房子待了整整一天。空置了好几年的房子,打扫起来还真不是一天就可以解决的事。

“你和乔蓁就是在商山认识的对吗?”

“嗯。”

“如果我说我不喜欢乔蓁,你会不会觉得我说的是气话?”

“如果他不是我男朋友,你也会不喜欢他吗?”

“是。”

“为什么?”

“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他,看见他的眉眼,我就觉得像他这样的男孩可以很安全也可以很危险。”

“危险?”

“存在伤害性,防备之心很强。”

“他就吃醋了而已。”

“往好了去会对你一心一意,但如果你不合他心意,他就会对你一塌糊涂。”

我被夏远逗笑了,问:“一塌糊涂?对待一个人也能用一塌糊涂这个词吗?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们不讲这么严肃的事。”

大年三十,晚上六点,夏远放了鞭炮,迎新除旧。

大家都很开心,围着一桌吃饭喝红酒。

妈妈在八点的时候打了一通电话过来,澳洲时间那边应该是快十点了。虽然是打给外婆手机,但好歹是想起来要和我说两句。

妈妈说她会争取年初五或者年初六过来徽县看看我们这些家人。我听了心里偷偷激动,等妈妈来,我一定要和妈妈说爸爸的事情。

吃过晚饭,外婆说什么都不让夏远洗碗。夏远只好灰溜溜跑来找我,问我要不要去玩。我问他玩什么,他像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拿出一个袋子,里面全是烟花,各种各样的烟花。

我带着夏远上三楼天台,迫不及待地打开袋子,惊讶道:“哇塞,竟然还有花蝴蝶。”

小烟花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花蝴蝶,一点燃它就会飞快升空然后散发它所有的光芒,即使它的绚丽只有仅仅三秒的时间。

“你放了十几年的花蝴蝶还不腻,能不能换一种喜欢?”

“我喜欢的东西可不会轻易改变的,喜欢就是一辈子,不喜欢就是一辈子也不喜欢。”

夏远停下动作,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我被他盯得莫名其妙,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所以你是一辈子都不会喜欢我了是吗?”

“我……我……”我舔了舔嘴唇,心里有些发虚。

“那么紧张干什么。”夏远敲了下我的头,“其实可以这样和你一辈子也挺好的。”

“怎样?”我真不是装傻,而是下意识这个词就问出来了,问出来之后等反应过来,这个词已经收不回了。

夏远笑了笑,拿出一个花蝴蝶点燃。

我也赶紧转移话题:“你买了好多烟花啊。”

“慢慢放,很难得有一次可以这样和你迎接新年,2014年就这样来了,今年我们都十八岁了。”

“是啊,我们都十八岁了。”

“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我又有些不自然,元旦的跨年我是和乔蓁一起过的,大年三十的跨年我是和夏远一起过的。他们都问过我这样的问题,关于新年愿望。

总有一种自己很花心的感觉。

“新年愿望吗……平安顺遂吧。”

“哈哈。”夏远一听,笑了起来,“怎么和我奶奶一样,竟然说起了平安顺遂,果然是老了一岁的缘故吗?”

“喂……”

“我突然想做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

“什么?”

“我们来个约定吧,十八岁之约。”

“约定什么呢?”

“你我的十八岁生日那天送给彼此一份特别的成人礼。”

“嗯。”

和夏远放完烟花回到一楼厅里,外婆告诉我明天外公家那边的亲戚都会回来商山聚一聚,来看望她,让我帮着她准备准备。算起来,外婆已经五六年没在徽县过年了,今年能和亲人们在一起,所以外婆也特别开心,一直笑容满面。

第二天早上,我和夏远去街上买菜。

“今天你帮我打下手,我要用我的厨艺征服长辈们。”夏远做了一下施展拳脚的动作。

我揶揄道:“哟,你一个人做十一人份的菜啊?”

“这不是有你帮我吗?”

“哈哈。”

买完菜走到小路,经过乔蓁的家,发现他家门口打开了。我下意识抬头看向二楼阳台,和正站在阳台上的乔蓁直直对视。

说实话我没想到我一抬头就会见到他,下意识打了一个激灵。

他看我的眼神从一开始的

“小蓁,外面这么冷,你穿着睡衣站在那干什么?快进来。”

有个女人也在二楼,喊着乔蓁。刚才喊他的应该是他的妈妈,但是他依旧一动不动,眼睛直直地盯着我。

我有点怕乔蓁妈妈出来找他,然后见到我,这样就太尴尬了。我收回视线,连忙扯着夏远慌慌张张地走了。

夏远笑得一脸嘚瑟,还回头瞥了乔蓁一眼,我有些生气地踩了他一脚。夏远明明知道我为什么要拉着他走,他却偏偏要给乔蓁制造一种不好的假象!

回到旧房子,我闷不吭声地打着洋水井洗菜,夏远识趣的也在忙活,没惹我。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乔蓁的微信信息。

“你和我谈恋爱小心翼翼,他却可以光明正大跟着你随进随出?他在你姨店里我忍了,现在连你舅婆家也带来,怎么,和全世界宣布你和他的关系吗?”

我气得咬牙切齿,回复他:“你自己十几天不理我,也不和我沟通,一个劲误会我!”

他也回了微信过来:“我不觉得我是误会你,你已经把我和他区别对待了,我亲眼所见,怎么算是误会呢?”

我没再理他,气得想把手机给扔到水里。

中午的饭菜还真是夏远一个人掌厨,外婆过来交代了几句,就回舅婆家了。其实也是夏远那小子非说他自己就行,再不济也有我帮忙,一个劲把外婆往外推。我坐在灶炉后面添着柴火,真火烧着菜,香味很快就飘出来了,不过烟也很大,烧柴火的熏气和炒菜的白烟绕着我让我的眼睛有些涩。

中午大概十点多吧,我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在喊开门,我跑出去开门,是二姨。

“忙活多少了?”二姨手里提着很多东西。

我接过她手里一半的袋子,说:“炒了几道菜了。”

“我去厨房帮忙,你把这些杯子、碗、筷子都洗干净拿去餐桌上,再去把外婆叫来,亲戚们很快就来了。”二姨指了指我手里的袋子,“这里面就是新的碗筷,去洗吧。”

“嗯。”

“等下,你还是先把夏远叫回舅婆家吧,等下那些亲戚看见也不好,你们两个也不知道什么关系,搞得像夫妻一样,别人看了说闲话。”二姨难得压低声音和我说话。

我抿抿嘴。

“外婆是顾着你,怕你又发脾气不好说出口,自己家人面前其实也无所谓,大家都知根知底。但是那些只有过年才来往的亲戚必须得做的好好的,不能失了分寸。二姨心直口快才和你说了,外婆是不可能对你说出来,也只能我说。”二姨拍了拍我的肩膀,“知道了吧?”

“嗯。”

即使二姨说得再语重心长再有道理,我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有些赌气地把碗筷和杯子洗好,然后走去厨房把夏远拎回了舅婆家。

夏远看上去好像有些委屈,我也是一百个心疼,只好一个劲地帮夏远捶背,说各种好话哄他。

外婆难得这么装扮自己,脖子上带着一条珍珠项链,穿的衣服也是她平常不会穿的大衣,显得特别优雅,看上去也特别精神。

《他是年少你是余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