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魔神战》魔神战纪游戏下载 精彩阅读 魔神战419文

魔神战

玄幻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魔神战》由无名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雷纳多,纳多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仲夏,酷暑。 天很热,锻造棚内更热。 白茫茫的水蒸汽,高温水蒸汽,弥漫整个锻造棚。炉膛内火焰,是蓝紫色的,明亮的蓝紫色,有一尺多

|更新:2020-06-06 12:09: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魔神战》由无名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雷纳多,纳多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仲夏,酷暑。 天很热,锻造棚内更热。 白茫茫的水蒸汽,高温水蒸汽,弥漫整个锻造棚。炉膛内火焰,是蓝紫色的,明亮的蓝紫色,有一尺多

《魔神战》免费试读

仲夏,酷暑。

天很热,锻造棚内更热。

白茫茫的水蒸汽,高温水蒸汽,弥漫整个锻造棚。炉膛内火焰,是蓝紫色的,明亮的蓝紫色,有一尺多高,不停跳跃着。炉火中,一件铁胚已被烧红,慢慢地变软。

火红的火焰,顺着又高又粗的烟囱,升腾到空中。

“叮*……”,“呼呼呼……”。

铁锤锤击铁胚的声音,急促又有节奏,里面夹杂着风箱鼓动的声音。

“添料——”。

“鼓风——”。

“取胚——”。

“淬胚——”。

郎布﹒索发出一道道命令,命令短浅清晰。

雷纳多辅助司炉,也就是添加燃料,燃料是一种叫黑炎石的矿石,可以燃烧,手里拿着铁铲,铁铲又宽又长,随便取上一铁铲黑炎石,都有四五十公斤。

雷纳多采用鼎桩姿势,侧身对着炉膛,取过一铁铲黑炎石,双臂一甩,黑炎石脱离铁铲,飞进炉膛内,在炉膛内四处散开,分布非常均匀,落下非常轻巧,一点都不影响火焰灼烧。

除了胳膊,全身保持不动,动得只有胳膊,看上去动得只有胳膊,动得还有他的六识五觉,他的精神,都集中在铁铲上,一遍一遍地重复“铲”﹑“甩”两个动作,已经重复一年的时间。

一铲一甩,这两个简单的动作,雷纳多信手拈来,浑然天成,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力道和准确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多一分劲道,黑炎石就会落到炉膛后面,落下就会打散炉火,少一分劲道,落到炉膛前面,黑炎石分布就不均匀。

又过去一年了,雷纳多已经八岁了,除了个子长高些,手臂粗了一圈,上身的肌肉又厚实些,基本没有变化。

古铜色的肌肤,已经被汗水浸湿,肩膀上,胸前,后背,全部是汗珠,豆大的汗珠,在火光照射下,晶莹透亮。颈下,黑色的项圈已经被汗浸湿,紧紧地箍在脖子上。

雷纳多身上是这样,其他人身上也是这样,彼此间配合,紧张而又有序的工作。

雷纳多不仅仅是工作,他已经把工作当作修炼的一种方式,或者说,他以修炼的方式来工作。

“事事都是修炼,每天都要坚持训练”,这是伽格老师叮嘱。雷纳多从未忘记老师的叮嘱,也是按照老师的叮嘱去做。

后院门口。

郎布大师站在门口,看着锻造棚内,目光透过白茫茫的水蒸汽,落到雷纳多身上,雷纳多一举一动,看的非常清楚。

矮人族的眼睛,比任何种族眼睛都敏锐,这是天生的,而不是后天训练出来的。郎布家族的眼睛,比任何矮人族眼睛还要敏锐,这是遗传。

郎布大师眼睛非常敏锐,就像当初,他看出雷恩眼睛,不属于年轻人,看到雷恩,从眼睛辨识出他就是那夜的黑衣人。

雷纳多每一个动作,每一次重复,都非常专注,脑海里,只有炉膛﹑黑炎石堆,通过铁铲联系在一起,而他,则是这一切的中心。

“他的动作,居然没有魔法波动,也没有斗气波动,只是用肉体的力量,不停的添加燃料,他的肉体是何其强横坚韧,可以和五阶的大地战士相媲美”。

五阶,是一道分水岭,修炼出现的一道分水岭,无论是魔法师,还是战士,修炼到五阶,就会发生质的变化。

“他哪里是小孩,简直就是小怪物,让人害怕的小怪物”,郎布笑脸上,根本没有害怕的表情,眼中有欣赏,赞许的目光,“他非常棒,郎布﹒索三人加在一起,都不如他”。

“我非常满意雷纳多”,三月前,郎布看着到来的雷恩,他要收雷纳多关门弟子,“假以时日,我一定能把他培养成新的匠神”。

“不,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雷恩拒绝郎布的好意,“据我所知,成为匠神,必须是八阶的战士,可是,雷纳多永远不能成为八阶的战士,因为,他感应不到斗气,也感应不到魔法元素”。

“可惜!实在是可惜!”郎布大师为雷纳多感到惋惜。

“明天,应该让他主司炉”,郎布大师喃喃自语,“让他早日学到怒雷狂闪锤法,再呆在我这里,浪费了”,郎布大师轻轻地摇着头,“便宜他这个老小子了!”

夜幕降临,晚风轻拂,从海面吹来凉爽的风,暑气逐渐消散,气温慢慢地降下来。

“小师弟,收工!”郎布﹒索放下铁锤,抓起一块毛巾递给雷纳多,“擦擦身上的汗!”

“要得,小师弟”,乔瑞和马巴奥竖起大拇指,朝雷纳多一晃,用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

雷纳多咧了咧嘴,算是笑了笑,回复他们的关心和赞扬。郎布﹒索他们也见怪不怪,一年来,只有吃饭的时候,雷纳多嘴巴才张开,很少见他说话。

海边,暗金色的天幕。

雷纳多在奔跑,纳多雷紧跟在后面,只有早晨和傍晚,雷纳多和纳多雷呆在一起,松软细密的海滩,只留下浅浅的脚印,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

雷纳多像黑色闪电,围着海边奔跑,纳多雷紧紧跟随在后面。

黑暗从大海升起来,染黑海水,海天一色。

“咯咯咯……,纳多雷,你坏死了,这么大的个子,净钻人家腋窝,哈哈哈,痒痒死了,别闹了,我们要上去了”。

两个黑色的小点,从大海深处冒出来,海面,撒下雷纳多清脆的笑声,只有这个时候,和纳多雷在一起,雷纳多才会笑得非常畅快。

雷纳多*着身子,走到岸边,纳多雷不停的抖动身子,水珠溅到雷纳多身上,雷纳多猛得跳起来,抱住纳多雷的脖子,倒在海滩上,扭作一团,不停翻滚着。

纳多雷有两米多长,和雷纳多差不多高,细密柔软的狼毛,变成银灰色,额头的凸起,变成一根独角,圆锥形的独角。

“纳多雷,我从来没见过长角的狼,样子好丑啊!”

雷纳多抚摸着纳多雷额头的独角,仰躺着,看着天上的星星,星星刚刚出来。纳多雷无论怎么学,也无法向雷纳多那样仰躺着,只好趴在海滩上,任凭雷纳多抚摸着他的独角,两颗不同颜色的眼睛,不屑的看了雷纳多一眼,把头扭到一边,不理你。

“好了,我的纳多雷一点不丑,只不过比我丑一点点”,雷纳多停止抚摸,轻轻地拍着纳多雷,“我要回去继续修炼了,你也回去吧,别让人发现了!”。

一人一狼,并排走回去。

锻造棚的旁边,一座简陋的房子,铁皮搭建的房子,仅能遮风挡雨,这就是雷纳多的住处,里面只有一个铺垫。

雷纳多坐在铺垫上,双膝盘坐,眼睛微闭,端坐在铺垫上,双手放在胸前,形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修长的十指,非常灵活,或伸或屈,做出许多奇怪手法,非常有韵律。

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只能看到手指律动的残影,两个手掌,或分或合,或黏或连,手腕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内旋外转,形成一个层层叠叠的手诀。

十叠印!又不是十叠印!

按照密结手诀,按照正序,是十叠印,如果逆序呢,是反十叠印,如果是随心所欲,又是什么?

雷纳多不知道,就算巴巴拉也不会知道。每一个手诀,都能在脑海里留下清晰的脉络,每一个新的手诀,如同神来之笔,只要在脑海中浮现,手就会做出来,准确无误的做出来。

星光,淡淡的星光,钻过窗棂的空隙,落在雷纳多的身上,孤单的身影,就像淡淡的星光,星光,在雷纳多手上跳舞,变成点点流光,流光非常微弱,就像天上最远﹑最微弱的星星。

锻造棚屋脊,一个黑影坐着,一动不动,看着简陋的铁皮小屋,看着铁皮小屋内的雷纳多,看着他手上跳动的星光,呆了,痴了。

手诀不再是简单的动作,是一种艺术,能带来美的享受的艺术。

一个又一个全新的手诀,如同潮水涌向脑海,雷纳多的手越来越快,手指律动越来越来急,达到极限。

雷纳多非常累,累得不只是肉体,还有精神,还有心灵。如果没有伽格完美的肉体训练,他的肉体,他的精神,早就崩溃了。

他的身体,每天以鼎桩修炼的方式,每天都在突破生理极限;他的精神,每天以密结手诀的修炼方式,每天都在突破灵魂极限。

每天都在突破。

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处在崩溃边缘,雷纳多不知道而已。

手印达到极限,雷纳多手指律动的速度依旧加速,灵魂承受也达到极限,苦苦支撑。

“啊——”。

蓦然,剧烈的疼痛,就像锥子一样扎在大脑里,成千上万的锥子,扎遍大脑每一处,剧烈的疼痛就像浪潮,汹涌澎湃的浪潮,冲破护堤一样,席卷整个脑海。

眼前一黑,雷纳多倒下,四肢收缩,整个人缩成一团,“簌簌”发抖。

“走火入魔!?”

屋脊上,黑衣人大吃一惊,腾空而起钻入铁皮屋内,黑衣人黑巾蒙面,只露出眼睛,眼睛露出焦虑的目光,看着缩成一团的雷纳多,无从下手。

走火入魔,最忌不明目的的乱动,黑衣人搓着手,围着雷纳多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个莫名的空间,空间无色透明。

雷纳多来到这个莫名的空间,看到莫名的一幕。

一个气旋在缓慢的旋转,就像一个无色透明的漩涡,气旋下面,一个无色透明的海,海很小,周围是无色透明的陆地,无色透明的雾状体,从海里慢慢地溢出。

“我怎么来到这里?我为什么看不到自己”。

雷纳多非常奇怪,奇怪的思绪刚刚出现,就被气旋吞噬。雷纳多这才意识到,自己就是气旋。

“好神奇啊”,气旋打量自己周围的空间,感受周围的空间,“好奇

《魔神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