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塞外雁来稀》塞外秋来 Basher 塞外雁来稀cp

塞外雁来稀

仙侠奇缘连载中

《塞外雁来稀》由网络作家彦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萧慕铖,木南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第二日,欧阳山庄内。 欧阳天寒站在院落内,看着屋内的木南荨。从皇宫出来后,她每天都站在窗前望着天空,天明时的云卷云舒,天黑时的繁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9 12:07: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塞外雁来稀》由网络作家彦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萧慕铖,木南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第二日,欧阳山庄内。 欧阳天寒站在院落内,看着屋内的木南荨。从皇宫出来后,她每天都站在窗前望着天空,天明时的云卷云舒,天黑时的繁

《塞外雁来稀》免费试读

第二日,欧阳山庄内。

欧阳天寒站在院落内,看着屋内的木南荨。从皇宫出来后,她每天都站在窗前望着天空,天明时的云卷云舒,天黑时的繁星点点,她仿佛沉醉其中,无法自拔。起初,欧阳天寒以为她是在等萧慕铖。但后来渐渐发现,她的眼中没有盼望和期待,只有无尽的迷茫和绝望。木南荨在屋子里一坐就是一天,有大部分时间都是发呆,时而流泪,时而无声的大笑。她没有什么可高兴的事情,笑容中皆是嘲讽。

欧阳天寒不清楚,她是在嘲笑谁?在皇宫内,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官家一道旨意,就将他们彼此绑在了一起。

欧阳天寒承认,自己对她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这种情感,无法用单一的爱慕来定义。他们之间的纠葛过于复杂,由于彼此的身份此生都不可能成为夫妻。身在江湖,却依旧逃不开“圣命难为”这四个字。

欧阳天寒抬头望了望天空,他觉得此时头顶上有一张无形的大网,随时都有可能落在他们所有人的头上,将其一网打尽。

记得那日黄昏,宫内禁军护送木南荨回到欧阳山庄。她刚刚进门便对自己说:“劳烦欧阳庄主,给南门大街的东西教坊送封信。邀请师哥来山庄,我想见见他。”这是她这几个月来,对自己说的唯一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自此之后,这三个月来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

以往爹在世的时候,每每提起梧桐苑的门主萧炎都会带着尊敬和钦佩。从那时候他便知道,梧桐苑的势力不容小觑。可却从没有想过,大辽、西夏、都城汴京都有它的势力。如此的江湖第一门派,当今圣上如何不会忌惮?灭掉梧桐苑是情理之中,而如今是不是要轮到欧阳山庄了。这些事情细细想来,让欧阳天寒的头皮真真发麻。今日天气晴朗,积雪反衬着阳光极度耀眼,明晃晃让人有些眩晕。

就在此时下人来报,梧桐苑主萧慕铖亲自登门拜访,人已在前院的花厅等候。

欧阳天寒快步从后院来到前厅,二人相见抱拳拱手相互问好。

坐定后,萧慕铖望着厅堂之上的匾额说道:“当今官家御笔亲书的’天下第一庄’,如今可算是名副其实了!”

欧阳天寒此时与萧慕铖对坐在厅堂左右两侧的椅子上,他没有说话,只是端详面前的这个人。在经历的家中变故和门派纷乱后,如今他褪去了少年时期的洒脱和轻狂,增添了沉着和坚韧。看着萧慕铖的变化,欧阳天寒有些钦佩更多的还是悲凉。他们二人都是无辜被卷进这样的风波之中,父亲的意外亡故让他们对彼此都有芥蒂,到底是欧阳山庄牵连了梧桐苑,还是这事情本就是因梧桐苑而起?这个谜团需要他们一起去解开,而如今来看这些所有的问题的关键都系在木南荨身上。

“之前就曾听我爹说过,梧桐苑的势力不可小觑。可是,当琼霜妹妹告诉我要给东西教坊送消息的时候,我依旧有些不可思议。梧桐苑,不亏是武林霸主。”欧阳天寒面带微笑,对萧慕铖说道。

“什么武林霸主,不过是道上的朋友给先父几分薄面。如今家父不在了,梧桐苑在我手中不过是为了让弟兄们糊口过日罢了!”说着,萧慕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哎……这样看来,天寒大哥,比我有出息啊!”

欧阳天寒摇摇头,率先起身说道:“往后的日子还长,梧桐苑在萧慕铖兄弟的带领下,定会再次崛起,更何况你身后还有暮雀门。”说着,他伸出右手指向门外:“我们边走便说,荨妹妹等你很久了。”

二人闲聊间,就到了木南荨如今住的院子。

萧慕铖抬头看到院门上的字十分惊讶,他十分不解的看向身侧的欧阳天寒。“她从宫里出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也不与人说话。我以为她是思念故人,所以将这里改成了’梧桐苑’,可她依旧是那副样子。”欧阳天寒说着,向院子里扬了扬脸,“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希望看见你,她会高兴。”

说着二人举步向屋内走去,正在发愣的木南荨寻声向外看。

只见欧阳天寒走在前面身后跟着萧慕铖,霎时间恍如隔世。太阳光突然更加的明亮起来,照着眼睛有些发疼,一阵眩晕向木南荨袭来。木南荨有些欣喜,更有些悲凉。从三个月前的那天,她的生活变成了一场可笑的噩梦。如今梦不仅没有醒,更是将萧慕铖也牵连进了这丑恶的是非中。心内翻江倒海,看着朝思暮想的人一步一步向她走来,情感上她恨不得即刻跑到他身边,可是理智却告诉自己只要师哥安全,朝暮相守的日子她可以舍弃。只要想到往后的日子他的身边将不再有她,恨不得即刻去死,无奈这条命生下来就身不由己。她如果死了,她身边的人必定无一人幸免,木南荨举步维艰。

今日萧慕铖穿了一件藏蓝色的圆领长棉袍,走在满是积雪的庭院内,格外显眼。往来的下人都忍不住侧目端详,他们见惯了欧阳天寒的粗狂豪气,京城贵公子的文雅。如今这位看上去都与他们不同,白皙的面容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一双桃花眼中透露着些许哀伤。他的体魄健壮犹如戍守边关的将军,一举一动不仅透露着男人的豪气,还有隐隐透露出些许书卷气息。他们的欧阳庄主与这样的男子相比,竟是落了下风。就在众人都在猜测他的身份时,欧阳天寒的贴身随侍漠北将他们驱逐出了院落,并且守在门口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我觏之子,维其有章矣。

木南荨想:这样的男子,即使没有她也一定会有更好的姑娘与之相配。天下之大,自己注定孑然一身,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亲情或是爱情都不会属于自己。

她挪动脚步向外迎,许是情感战胜了理智,她的脚步略显急切,慌乱之中将角落的一只花瓶碰倒在地,应声而碎。木南荨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地上的碎片,忽然间心里酸酸的有些委屈,流出泪来。

屋外的萧慕铖自从进入院子,就一直在压制自己心中的情绪。汴京城内耳目众多,各方势力都将自己的耳报神安插至此,相互之间无非是利益制衡亦敌亦友。梧桐苑和欧阳山庄都置身是非之中,走错一步就是深渊万丈。可是,当他听到屋内的声响,便再也按捺不住,施展轻功一跃而到屋内。站在厅堂内便见到了站在书房,看着花瓶碎片发呆的木南荨。萧慕铖没有上前惊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师妹,千言万语不知如何说起,万千情绪皆在胸膛翻涌。

木南荨察觉到了屋内的动静和那纠缠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转身抬头望去,便见到朝思暮想的人近在咫尺。他们相互望着,谁也没有动。

木南荨闭上眼,贪婪的嗅着她盼望已久的熟悉的气息。那是他的味道,如花香一般浓烈,如美酒一般醉人。她胸膛起伏呼吸急促,鼻子有些酸酸的发涨,她忽然觉得腿脚发软,背脊一阵阵发出冷汗,眩晕过后她发现自己倒在了萧慕铖的怀中。

当木南荨睁开眼睛,看到萧慕铖的时候她感觉到心中一阵阵的刺痛。抬起颤抖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明明可以感受到手指尖传来的阵阵触感,可依旧恍然如梦。

“如果是梦,可千万不要醒啊!”木南荨轻声呢喃道。

“说来,这竟是我们新婚后的第一面!”萧慕铖抱着怀中的人,紧紧地将她禁锢在胸膛。“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着我们新婚后的日子,今日这般光景是我从没有想过的。你……还好吗?”

当木南荨听见萧慕铖的声音时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头埋在他的胸膛无声的抽泣。她不再压抑不再控制,将所有情绪都一齐发泄出来,所有的委屈和不安犹如潮水般猛烈翻涌。木南荨此时感觉胸膛内的心跳已经乱了节奏,并且有一种即将窒息的感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她的生命应该在此刻终止。

木南荨的情绪和感受,萧慕铖完全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早就牢牢地套在一起,看她这样自己更是难受。

此时的萧慕铖也在默默流泪,他颤抖着嘴唇细声安慰道:“我的荨儿定是受了极大地委屈,哭一哭就好了。我是你的师哥,更是夫君。天不会塌,我永远都在……哭够了,同我说一说话可好?”他一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用手反复的摸索木南荨的髪鬓。

这世间唯有两件事可称作可遇不可求的珍贵:男人的血和女人的泪。

木南荨低着头,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始终没有说话。

萧慕铖并没有强求,而是将其抱起放到堂屋的桌子上。

他俯身认真的端详着木南荨,只见她低着头牙齿咬着下唇,依旧没有开口说话的迹象。萧慕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转身靠着桌子面向屋子的大门站着。他在胸前抱着双臂,故作轻松的说道:“我来的路上,欧阳天寒将你这几个月的情况和我说了。你这个样子,我们都很担心啊!有什么事情,是连师哥都不能说的呢?!”萧慕铖转头握住她的一只手,继续说道:“我有的是时间和耐心,等到你说话为止。“

萧慕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在这世上哪有什么东西是坚韧不催的,滴水穿石,铁杵成针,越是看上去坚不可摧的东西,越是容易被击垮。

逝者如斯夫,时间奔腾无痕,卷走了爱恨纠葛,卷走了年华青春;无数人因为贪恋而争夺,经年之后,当天下生灵气若游丝之时,你才会发现,所谓的宏图伟业,万代河山从

《塞外雁来稀》 免费阅读章节

《塞外雁来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