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今上令我很担忧》形容很担忧的成语 Mary 今上令我很担忧GAY吧

今上令我很担忧

玄幻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玉琼,纪姑娘的小说《今上令我很担忧》此文是如一默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纪姑娘昨儿个去了赌场。” 定国寺祈运七日之期已到,王瑛一面指派着下面的人收拾好行装,一面跟李霖交代纪相思的行程。 想到纪相思,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6 16:04: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玉琼,纪姑娘的小说《今上令我很担忧》此文是如一默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纪姑娘昨儿个去了赌场。” 定国寺祈运七日之期已到,王瑛一面指派着下面的人收拾好行装,一面跟李霖交代纪相思的行程。 想到纪相思,

《今上令我很担忧》免费试读

“纪姑娘昨儿个去了赌场。”

定国寺祈运七日之期已到,王瑛一面指派着下面的人收拾好行装,一面跟李霖交代纪相思的行程。

想到纪相思,王瑛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这纪姑娘也真真算得上是个奇女子了,他活了三十多个年头,还真没见过比她更闹腾的了。

自打她知道今上没有限制她自由,任她出入时,便野了心思。

第一日,竟然就穿着中衣就往外跑。哎哟喂,他一个太监都觉得那简直没眼看。还好被赵二小姐的丫鬟拉住了,回屋穿好了衣服才出来。衣服是赵二小姐带出来的,姑娘家的长裙,粉色的显得小姑娘水灵水灵的,可纪姑娘嫌弃这衣服碍事,倒是对翠柳丫鬟的衣服很是中意,便穿着丫鬟的衣服出去了,赵二小姐都没拦得住,也没追得上。还好有严峰派人跟着,没有走丢。

纪姑娘出门没带银子,就在定国寺周边逛了一圈,东瞧瞧西逛逛的,用探子回报的话来说,就跟乡下姑娘进城了一样。听人家吆喝都能听半天,看见啥都觉得稀奇。站在别人家酒楼门口,盯着人家墙上的菜单看了半天,愣是给小二哥看出了脾气,一扫帚就给赶了出来。

第二日,今上让他送了些银子给她,结果这纪姑娘真真是财大气粗啊,直接杀到了酒楼里头,也不等小二哥出来赶人,砸了银子点了一桌子菜,几乎把人家酒楼里的菜点全了。结果没吃两口兴致就淡了,一桌子菜浪费了不说,那一脸嫌弃的表情,小二哥看在钱的份上才忍着没揍人。

回到寺里头第一件事就是冲到了伙房,说什么要自己下厨安慰安慰被伤害的胃。说的那么信誓旦旦的,结果却是连生火都不会,吹了一屋子的烟。好不容易在小师父的帮助下点上了火,却差点没把屋子给烧了去。伙房的大师傅实在是仍忍不住了才将人连哄带拽的推出了伙房。

看得心惊啊!

第三日,纪姑娘找到城北的水榭去了!城北水榭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富家子们的销金窟,谁人不知?那鳞次栉比的水榭就沿着城北的乍泽湖延展开去,湖水中荡起的花船也成了风景,偶尔有人露一手,或是高歌一曲,或是素弹一首,尽是风雅。

纪姑娘白日里也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乍泽湖边上,竟对着那巨大的湖面高呼了一声“哇!大海!”

边上有个卖脂粉的大娘就笑话她说:

“小姑娘,这是乍泽湖。”

纪姑娘闹了一个大脸红后倒是跟着卖脂粉的大娘聊上了。知道这是个销金窟之后,两眼都亮了。说时迟那时快,就往人家水榭里钻。人家白日里不开门啊!姑娘敲了门弄得小二哥很是不耐烦的开门作势要轰人。瞧着是一个俏生生的小丫头,以为是家里头公子哥来打听什么的,便告诉她要你家大人晚上再来,也没见过大白天逛花楼的。

纪姑娘觉得这话有理,又瞧了瞧自己这身丫头打扮,转身便走了。

黄昏才下去,纪姑娘就穿着在成衣店新买的衣服,扮成了一个小公子哥往水榭走。只是这衣服不合身,有些稍大,倒像是小孩儿偷穿了家里大人衣服似的。严峰瞧着她这样子忍不住笑了,纪姑娘心下不喜,瞪了她一眼,噔噔噔的跑开了。严峰是知道她白日里去了水榭没进得去,没想过她晚上又起了心思,立马令人跟上去,生怕她出了好歹。

没想到半晌过去后,侍卫黑着脸跑回来说人跟丢了。

严峰心下一惊,连忙安排下去,亲自追了出去。

纪姑娘也没想到自己换了衣服仍旧被拦在了外头。白日里轰他的小哥见她也没认出来,却当着众人的面笑话她毛都没长齐就想着逛花楼。纪姑娘气嘟嘟的,刚想要发脾气,跟这小哥掰扯掰扯,却看见一辆马车停在自己不远处,有人掀开车帘看着探出身来唤了她一声:

“姑娘。”

是玉琼!纪相思瞬间就忘记了吵架这事,屁颠屁颠的上了玉琼的马车。上了马车以后也没有客气,拉着玉琼的袖子,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他,让他领着自己去逛花楼。

玉琼失笑,问她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纪相思点点头:

“我就是知道但是没见过,带我去长长见识呗!”

这一脸的期待,玉琼实在是泼不下这冷水。这么好奇,这次不满足她总会还是有下一次的,还不如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随了她的意思。

他领着纪相思进了一间水榭,玉琼已是十七八岁的模样,个子也高,还带着一个随从,门口的小哥也没拦着他,放了进去。

没有像电视里那般有小姐姐站在门口抛头露脸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小哥引路。放眼看过去,大厅里搭着个台子,有姑娘在上头表演歌舞,大厅里坐着不少人,随着歌舞起哄着,有些桌子边上坐着些姑娘,正在给人斟酒,没有太多不堪入目的画面。倒是笑语盈盈暗香浮动,气氛旖旎。

三人被带入了二楼的意见包房内,小哥退了出去,跟着玉琼来的黑衣随从也退到了门边上,守在们外头。包间里布置得很雅致,放着几盆花草,没有桌凳,倒是铺了地垫,放了矮几。靠墙的一角落了珠帘,帘子后头放了一架琴。

玉琼领着她做了下来,不多时,一个穿着红色披纱的妇人走了进来。这妇人年约三十,盘着的发上带着四五根金簪子,有些俗气。

两只手上带着两三个镯子,行礼之间叮叮当当的,看得她眼都花了。

“给爷问安。不知道爷想要个什么样儿的舒舒心。”

“会弹唱的就行。”

没等纪相思说什么,玉琼抬手,示意自己的随从拿了一锭银子塞给了这位妇人,妇人眼里的浅笑瞬间就张开了,眯着眼乐乐呵呵的退了出去,不一会儿房间里就进了两个姑娘,对着两人弯腰行礼。

玉琼也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墙角的琴,二人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先后入了珠帘,一人弹琴一人站在一旁唱着曲,偶尔抬手迈腿舞动两下,眉眼间尽是魅色。一贯奴仆进来布置了酒菜,立马退了出去。

软软糯糯的音调,纪相思听了片刻听不太清楚唱得是什么,渐渐的没了兴趣。注意力转到了这些酒菜上。菜么,是一些凉菜,看上去油腻滋滋的,没什么胃口。这酒嘛,喝着跟水一样,除了有些涩味,还寡淡,她有些无趣的趴在矮几上,原来所谓的寻欢作乐就是这个样子,有什么意思,还不如酒吧里哐当哐当的放纵。

“玉琼啊,真实无语得紧,这里的人都是这般逛花楼的么?”她举起自己手中的酒盏对着他,“这酒这般难喝,还是你的酒好。”

玉琼没有接话,逛花楼自然不是这样逛的。只是他本来也不爱来声色之所,只是如了她的愿,让她死了心而已。

“玉琼啊,你看人家姑娘的眼睛都黏在你身上了。”纪姑娘突然凑近了去,挨着玉琼坐着,“我开始还奇怪,这里怎么能没有床呢!不过这垫子倒是软,这姑娘近了身,温香软玉的这么一抱……”

玉琼因为她突然的近身,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胰子的清香还有一点檀香的味道,听着她嘴里的荤话,他只觉得面上一热,还好有面具遮着,没人瞧见。

“小丫头片子说什么呢?走了!”

玉琼起身,袖子一甩就走了出去。

纪姑娘摸了摸鼻子,也跟着追了出去,结果没看见玉琼,却看到了匆匆找来的严峰。严侍卫第一时间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她没有什么损害,吊着的心才重新放回了胸腔里。

纪姑娘不开心,于是睡了一夜,第二天就去了赌场。

这回严峰亲自跟着的,见她这边瞅瞅,那边瞧瞧的,也没有下注的意思,再次放了心。

纪姑娘却很不开心。

这赌场玩的她全都不知道,以前也没有什么时间玩牌玩麻将,也就知道个斗地主,还是被黄欢拉着在手机上玩的。进了赌场满屋子都是臭味,外加上那些桌子边上都围满了人,她个子小,挤都挤不上去,也就在外头听了几声吆喝,最后悻悻然走了。

王瑛说的口干,李霖听得想笑。他合上手里的书,放王瑛去休息。

“王瑛,让她看见孤。”

纪相思从没想过这一辈子还有对着活人磕头跪拜的一天。她知道她的金大腿就坐在她前面的石凳子上,她抬了抬眼,只看到他白色的衣边。

“抬起头来。”

他声音低沉,有些暗哑。

纪相思依言抬起了头,她终于见到了她的金大腿。

他穿着樱草色的里衫披着白色的外袍,外袍上锦缎嵌着盘龙的暗纹,贵气无比。黑发披散着,隐隐的见有白色的发带飘动着。他长得很俊,眉毛斜长,眼睛是半眯着的。鼻子很挺,嘴上有肉,却不是很厚,只是颜色很淡,就如同他的脸色,很白,不健康的白。

他明明脸上没有表情,她却觉得他心情很好,甚至有笑意。

从未有小姑娘敢这么大胆的打量他,她歪着头,一双水灵灵的眼里都是自己的模样。王瑛见她这般大胆的看着今上,心里直哼哼,看来自己领她来的这一路是白说了,瞧这姑娘,愣是一句没听进去。

“孤可好看?”

李霖终于忍不住笑意,弯起了嘴角。

“好看是好看,同样也很好欺负啊!”

她抬头看着皇帝李霖,想起这段时间她在外头闲逛听到的那些闲话,纪相思有些惆怅。这位金大腿好像一直被太后压着,手里没有什么实权,听说身体还不大好。电视跟小说里的皇宫,那都是会吃人。那些皇帝,哪一个不是像长着一万个心眼子的样子。这样好看的少年,才十七八岁,哎呀

《今上令我很担忧》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