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烛契》烛九阴 精彩阅读 烛契全文章节

烛契

灵异连载中

火爆新书《烛契》是南风北止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邬盟主,归君,书中主要讲述了: 邬盟主剧烈的咳嗽着,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其实他真的还不算老,可是他的身体却已经未老先衰了,医师说他是操劳过度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9 04:06: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烛契》是南风北止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邬盟主,归君,书中主要讲述了: 邬盟主剧烈的咳嗽着,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其实他真的还不算老,可是他的身体却已经未老先衰了,医师说他是操劳过度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烛契》免费试读

邬盟主剧烈的咳嗽着,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其实他真的还不算老,可是他的身体却已经未老先衰了,医师说他是操劳过度了休息休息就好了,但是他的身体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知道自己已命不久矣......

联军已经奔赴不周山了,可是他还留在通天塔里,这具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前往前线了。他将兵权交给了归君老人,这委实不是一个最佳的人选,归君十二岁时就被称作是纹道上千年不遇的天才,如今早已是纹道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泰山北斗,可是邬盟主知道,他并不适合领兵,他其实只能算是个“文官”。

通天塔内比归君更合适的人比比皆是,在刚刚的大殿上,邬盟主扫视着殿下的每一个面孔,他们有的是熟悉的老人,有的是没怎么见过的年轻新人,他们来自于世界各地,他们是联盟中最具权力的一帮人,每一个人都有着进入通天塔至少95层的权限。

聆听着殿外每隔一段时间就敲响一次的钟声,撞钟一十八响,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这辈子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钟声,每一声都在人们的心底颤动,就像是在宣告一个时代的零落......听着那些钟声,他们的神态各不相同,有的在担忧,有的愤怒得双眉倒竖,有的若有所思,有的却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可是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邬盟主都不信任他们。

顶着无数疑惑甚至是质疑的目光,盟主毅然决然的把兵符交给了归君。

没有人发出一丁点异议,尽管他们都很反对这个决定,但是他们发现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的眼神依然锐利如刀。

紧急议事结束后,邬盟主就走到了这大殿外的窗台上,这里是通天塔的第95层,很高,夜晚的风很大。

“禀报盟主,小姐不在屋内。”

“禀报盟主,小姐不在箭场。”

接连的几次通报,邬盟主都没有回头。他找不到自己的女儿了,那个唯一能使用“逝”的人。在这样危机的关头,她竟然又溜出去鬼混了!

一定是对她太娇惯了,盟主又是重重的几声咳嗽,手心里满是鲜血。

突然,一个庞然大物从窗台的旁边划过,向着塔顶升去。盟主一惊,那是通天塔的天梯,载着人们来往于各个楼层,刚刚会议结束后才载着众位高层降回地面。现在又是什么人在上面?

要知道,整座通天塔的每一块石砖都被刻满了纹印,在漫长的岁月中那些纹印被一次次的翻新,变得越来越玄妙、越来越强大,每一层的大门上都有禁制,权限不够的人根本推不开,天梯也无法将一个权限不够的人送到他无权到达的楼层,不被允许的外人更是连通天塔都进不来。哪怕是当年的易羲伏在世也没有可能强行突破!

而升降梯划过了第98层也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那个人的目的地是哪里?100层?还是......更高?!

所有人都知道,通天塔有着108层。而100层之上有着什么,没有一个人知道,就连邬盟主也不知晓,因为连他这个盟主也无权上去!他的权限最高也只能上到第100层,他上任以来一直很疑惑,100层之上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究竟什么人可以上去,有谁的权限会比盟主更高?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天梯,眼中满是惊骇。夜色太重,他看不清天梯上的人影。

“呲呲”

天梯终于停下了!

100层,它并没有再能往上。

100层,那里只有一个东西——“逝”......

邬盟主突然转身跑了起来,推开了楼梯间的大门,踩着石阶气喘吁吁地向上奔跑着。

算上他自己在内,这个世界上能有权限登上第100层的人不过8人,而就他所知另外7人此刻都不在通天塔内!

汗水很快就浸透了他的后背,大滴大滴的从额间滴落,在布满灰尘的石阶上砸得破碎。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肺中就像有千万把刀在翻滚。

那是谁?那是谁?他好像几十年没有这样恐慌过了。

......

一只手贴上了第100层与天梯间的石门,石门上道道繁杂的纹印不过是微微闪烁了一下。

门开了。

那人得到了许可......

一个黑影走了进来,宽敞的第100层,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一扇门,除了四壁外也没有任何一堵多余的墙,四壁上也只有东南西北四扇窗,空荡荡的,静得骇人。

在这里的中心,有着这片空间唯一的东西——两条不过一人高的石龙。它们盘踞着,一左一右,嘴里咬着一张巨大的弓的两端。

走近了才发现,原来那两条石龙的头颅都是低下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建筑或者图腾中的龙都是昂首的、都是气吞山河之姿,可是这里的石龙却是低下龙首的、是扑伏在地的,它们小心翼翼地衔着那把古老的弓,恭敬得就像是奴仆!

黑影拿起了“逝”,这是一张几乎与之同高的大弓,可是他随意得就像是在路边捡了块板砖。他推开了南边的窗口,夜风灌了进来。

可是他并没有带着“逝”跳下去逃走,而是望着黑漆漆的夜空,深深地吐纳。

“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误入歧途。当在某个连星星都不眨眼的夜晚突然醒悟时,赤血之心都已霜冻......”

“轰”

黑影突然将手搭上了弓弦!

暗金色的光芒轰然绽放,一道道古老的纹路流淌起来,仿佛一双双沉睡的瞳孔在黑夜中猛然睁眼!

“逝”醒了!一股澎湃的力量如飓风般席卷大地!

“放肆!”黑影突然怒喝,威严盖世。

“逝”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任何一个人看到这一幕都一定会睁目结舌......弓弦被拉开了!

天上的黑云在上空汇聚成角,翻腾愤怒!枯木般的弓上,金色的符文破体而出,古老而森严!整个空间都开始躁动起来,弓与弦之间酝酿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逝”被拉开了......拉弓的人并不是邬梓语......

只认一主的神物、人类所掌握的最大力量在那个黑影前温顺的如同一只小猫......

一道流星划破夜空,飞往那遥远的极南之地......

大门一下被推开了,邬盟主喘得几乎要把这片天地都吸进五脏六腑。

大厅内静悄悄的,空无一人,“逝”安安静静的躺在石龙嘴里,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唯有那没合上的窗户还在夜风中轻轻摇曳着......

天梯已经滑入了黑暗的地面,那人光明正大的乘着天梯来,又光明正大的乘着天梯走,随意得就像是出入自家的大门。

《烛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