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你的心我的心》你的心我的心就像玻璃碎片什么歌 同人志 你的心我的心女王

你的心我的心

现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杨江梅原创小说《你的心我的心》,主角是舒姚,耿相忆,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清晨的街道,透着一股子冷冽。 熟悉的街口,没有了香喷喷的包子,也没有了浓郁诱人的热干面,仿佛一个还未苏醒的婴孩,哪怕轻手轻脚从旁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7 00:09: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杨江梅原创小说《你的心我的心》,主角是舒姚,耿相忆,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清晨的街道,透着一股子冷冽。 熟悉的街口,没有了香喷喷的包子,也没有了浓郁诱人的热干面,仿佛一个还未苏醒的婴孩,哪怕轻手轻脚从旁

《你的心我的心》免费试读

清晨的街道,透着一股子冷冽。

熟悉的街口,没有了香喷喷的包子,也没有了浓郁诱人的热干面,仿佛一个还未苏醒的婴孩,哪怕轻手轻脚从旁走过,也怕扰了它的清梦。

一股刺人的寒风迎面拂来,本来眼皮还有点重的耿相忆,精神一振,缩了缩脖子,骑上自行车,便朝口腔诊所去。

街市萧条而冷清,许多地方,耿相忆明明走过无数次,而如今这般光景,却透着一种别样的陌生感,像是从未来过。

耿相忆把自行车往门口一放,就着急忙慌地跑进口腔诊所。

此时,肖恪已经套上防护服,坐在大堂里看手机新闻。

耿相忆颠颠儿地走过打招呼:“肖恪,早啊!”

肖恪抬起眼皮,瞥了耿相忆一眼,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怎么可能!”耿相忆坚定地说,“我要是不来的话,你岂不是少了一个同舟共济的战友!”

肖恪冷哼了一声,说:“你不来,我才省心呢!”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废话少说,上车!”

见肖恪起身朝外走,耿相忆急急忙忙拿上防护服,就跟到车上。

耿相忆将防护服往身上一套,伸手之际,又无意间打到了肖恪的脸。

肖恪一脸嫌弃地看了看耿相忆,拉长着脸,隔着口罩都能感觉到他那股不爽劲。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在车里穿防护服?”

“我倒是想在诊所里穿的,可你都不等我!”

肖恪咬牙,说:“这要是在部队,皮都给你抽紫了!”

耿相忆把拉链往上一提,整套防护服就穿好了,同时还不忘往胳膊上系上她那条黄丝带。

车子再次飞驰到仓库。和昨天一样,来参与配送物资的志愿车辆不在少数。

肖恪照旧帮忙把物资搬运到车上,耿相忆则自觉地到张师傅那里打印领取物资的公函。

领到物资公函,往回走的时候,耿相忆的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相忆!”

“舒姚姐,你也来啦!”

两人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分开各自去忙。

然而,舒姚刚走出没几步,就感觉到一阵眩晕,四肢瘫软,最后摇摇晃晃地跌坐在地上。

耿相忆见状,连忙跑上前来扶着她,惊慌地朝周围喊道:“救命啊!”

肖恪正在跟工作人员沟通物资的事,听到了耿相忆的喊声,立马跑了过来,拨开人群,看见了头枕在耿相忆怀里的舒姚。

肖恪蹲下去,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她突然就晕倒了!”

此时,舒姚的额头上沁满了汗珠,面色苍白。

肖恪判断说:“可能是低血糖。把她扶到车里!我去给她找点糖水!”

耿相忆和一个仓库工作人员合力把舒姚搀扶到车后座躺着。

仓库工作人员说:“我认得她。今天凌晨三点的时候,她就到仓库来了!”

很快,肖恪就端了一碗糖水回来。

耿相忆搀扶起舒姚,让她把糖水喝下。

舒姚的面色逐渐恢复过来,用纸巾擦拭去额头的汗珠,抱歉地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肖恪问:“你刚才低血糖,早上是不是没吃东西?”

舒姚不好意思地说:“没来得及吃!”

耿相忆想起了刚才仓库工作人员说的话。

“舒姚姐,我听说你今天凌晨三点就来仓库了。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

舒姚的眼神顿了顿,说:“我想早点过来找袁杰!”

“袁杰?”

见肖恪疑惑,耿相忆解释说:“袁杰是舒姚姐的未婚夫。”

肖恪点了点头。话说耿相忆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个叫舒姚的,连人家的未婚夫都知道。

“那你找到他了吗?”

舒姚耷拉着眉梢,摇头说:“没有!我只知道他到过这个仓库来帮忙运送物资,把他配送到过的地方都跑了个遍,可是……”

从昨天开始,舒姚就挨个地方地去寻找袁杰,却始终不见他的踪影。

舒姚看向耿相忆,红着眼眶说:“相忆,你说袁杰是不是有意在躲我?”

耿相忆安慰说:“他可能不知道你在找他!”

舒姚低着眉,真是这样吗?

肖恪开口问:“你和你未婚夫是怎么回事?”

舒姚的神情有些黯然,这对她来说,每每想到这里,她总忍不住难过。

舒姚说,袁杰本来有一间自己的公司,而舒姚就在袁杰的公司工作,后来两人互生情愫,加上双方父母同意,于是订了婚。

但是时运不济,袁杰的公司破产,还欠下一堆债务。

舒姚的父母不愿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一穷二白,又债台累高的人,于是当即要求舒姚断绝和袁杰的来往。

为此,舒姚差点和父母闹翻。

后来,袁杰不愿看到舒姚和父母因为他把关系闹僵,就默默地离开了舒姚,从此没了音信。

一年多以来,舒姚都在竭力寻找袁杰。

这次爆发疫情,舒姚通过朋友的关系,打听到袁杰参与到了这次运送物资的志愿车队中来。

为了找到袁杰,舒姚瞒着父母,只身来到这里,也加入到志愿车队。

原来舒姚和袁杰之间有这么一段故事。肖恪问:“那你打算找到什么时候?”

舒姚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直到找到他为止!”

身体已经恢复过来的舒姚,重新回到车里,打算继续运送物资。

看着舒姚的车子远去,耿相忆不由得问肖恪:“你说,舒姚姐能找到袁杰吗?”

“或许吧,前提是袁杰没有故意躲着她!”

没有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没有人能够找到一个故意躲她的人。肖恪觉得舒姚兴许也想到了这一层。

耿相忆一愣,猛地看向肖恪。

“你是说,袁杰故意躲着舒姚姐?”

肖恪沉默了片刻,说:“这个仓库才多大,你来还没有两天,都已经和舒姚见过这么多次面,更何况是袁杰那种频繁来仓库的人!”

“可是,”耿相忆追问,“袁杰既然知道舒姚姐千里迢迢来找他,为什么还要故意躲着她?”

此时,耿相忆凑上来,一副好奇心爆棚的样子。

肖恪瞟了一眼耿相忆,摇了摇头,说:“你还是少掺和别人的感情事吧,反正你也不懂!”

说罢,肖恪抓住耿相忆脖子后的防护服,将她拽开,径直走了出去。

《你的心我的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