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秀毓名门》秀毓名门下载 LOLI控 秀毓名门娘受

秀毓名门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安梓纯,尚泽谦的小说是《秀毓名门》,它的作者是芳尘去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尚泽谦继续用铃铛逗弄着灵猫,尚秀仪既害怕又欢喜,

|更新:2021-01-07 16:02: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安梓纯,尚泽谦的小说是《秀毓名门》,它的作者是芳尘去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尚泽谦继续用铃铛逗弄着灵猫,尚秀仪既害怕又欢喜,

《秀毓名门》免费试读

尚泽谦继续用铃铛逗弄着灵猫,尚秀仪既害怕又欢喜,玩心又起。

眼见安梓纯不为所动,尚泽谦有些着急,忙说,“这小东西本就是买来送给梓纯的,你若不喜欢,我便叫人关它下去了。”

尚秀仪一听要拿走灵猫,显然没有玩够,起身就要去强尚泽谦手中的金铃铛,“六堂兄,我还没玩好,既是要送纯姐姐的,我便先替她调教着。”

“你可别乱来。”尚泽谦边说边将铃铛往背后藏,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若回头你叫它伤着了,我怎么与永康皇叔交代,且安分点。”

小常也适时的劝了一句,“县主,不是小的吓唬您,我们殿下头一次见这灵猫的时候,也险些叫它伤着呢。”说着还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天知道尚泽谦最不喜被人揭短,特别是这么丢脸的事,遂大喝了一声“小常”,一个茶碗便飞了过去,谁知小常并非一般随侍的小厮,是董惠妃娘家——温嘉候府邸自小培养的死士,功夫了得,单手便接住了茶碗,茶水也一滴不漏。

安梓纯与小常也是幼年相识,知道这小子虽表面憨厚怯懦,却是万里挑一的高手,否则江湖险恶,别有用心之辈横出,若无高手暗中保护,皇舅舅和惠妃娘娘怎会放心六哥四处游学呢。

安梓纯见屋里一个个都孩子气十足,自个可要先定住神,“六哥,能否将那金铃铛借我一瞧。”

尚泽谦闻此,顿时喜出望外,“这本就是送给妹妹你的,拿去。”

尚秀仪见此,眼馋的不行,忙不迭的又要抢,却叫尚泽谦一眼瞪了回去,只能小声嘀咕,“没见过这么偏心的堂兄。”

听了这话,尚泽谦老大的不乐意,指了指被尚秀仪翻乱的十数个锦盒,“若说我偏心的,都可以拖出去砍了。”

尚秀仪回头想想也是,六堂兄送了一桌子的礼物给她,只送纯姐姐一只会咬人的怪物,该是疼她多些,可这还不是偏心。想来又不愿饶过尚泽谦,继续无理取闹起来。

安梓纯看着手中不过小指大小的铃铛上,刻满了看不懂的图腾,她先前在古籍上曾见过类似的纹理,定是镇蛊的咒文,看来,这只灵猫必是用虫蛊控制无疑了。遂一拍桌子,吓了尚泽谦和尚秀仪一怔。

“六哥,这灵猫是打哪弄来的。”

尚泽谦不想安梓纯竟会问这些,也是想了一会儿才应道,“似乎是有次经过戈壁,偶遇一队商旅,见了这小东西有趣,就买下了。”

安梓纯听了这话,眼中闪着幽光,如若只是偶遇的商旅,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可眼下并不单单是只灵猫而已,已经涉及到了巫蛊之术,如若传出去。

安梓纯觉得有必要给六哥提个醒,尽量平静的说,“六哥,您的父皇,乃至所有君主,最忌讳的事有两件,一件是施厌胜之术,再一件便是这巫蛊之术。眼前的猫儿之所以乖巧,能用铃铛控制,是因颈上项圈之中埋有蛊虫,因怕受蛊虫啃噬,才会如此温驯,所以这铃铛不是旁的,正是施咒之物。”

尚泽谦听了这话,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就连一向活泼的尚秀仪都是一副从未见过的惊恐模样。

安梓纯原也不想道明实情,只打算将这灵猫带回去,想个法子解了蛊毒,放它归去。只是身在皇族,许多事情不得不多想,如若这灵猫并非巧合被六哥买下,便是有人有意安排,想借巫蛊之事陷害六哥,若真是如此,今日他三人一出望仙楼便会被擒,扭送至圣前问罪。

虽然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猜想,却不敢拿三人性命乃至全族性命冒险,一定要真真切切的说出来,做个警醒也好。

小常头一个明白了安梓纯的意思,原还是手无寸铁的小厮摸样,却猛的从腰间抽出软剑,直指缩在桌角的灵猫,“这东西不能留,容小的结果了它。”

“且慢。”安梓纯起身一挡,险叫剑给伤着,“这猫儿身上下的何蛊尚不明确,若是你贸然杀它,只怕蛊毒会转嫁到你身上,那可如何是好。况且猫儿无辜,日夜受蛊虫啃噬折磨,咱们万万不能再作孽,无论如何要放它一条生路。”

小常户主心切,一时有勇无谋,听了安梓纯的话,方觉后怕,赶紧收了剑。

尚泽谦原就是想逃离内宫争斗才选择外出游学,没成想天大地大,总逃不过身为皇子的宿命,父皇如今正值壮年,身子康健,不想那帮心怀叵测之辈,这就耐不住性子,急于开始新一轮的杀戮了。

安梓纯见尚泽谦一直低头不语,明白六哥虽平日里玩世不恭,可心思比谁都要细腻,从前她不愿在六哥跟前多言,只心疼六哥生在皇家,又身为皇子,一朝成王败寇,是命途多舛的命格。只是眼下,皇子们大多长成,虽然肃贵妃所育的皇次子尚泽睿已被立为太子,可事情未埃落定之前,多方势力依旧蠢蠢欲动,六哥即便对朝政对皇位一直未表现出欲望,却难免被为求稳妥之人列入被杀戮的名单之中。

尚泽谦也是个通透之人,安梓纯寥寥几句已将他点醒。若只事关他一人,自个并不觉的棘手,可若事情闹大,不光母妃,恐怕连外祖家都会受到牵连,更别说今日在场的梓纯和秀仪了。虽然已经火烧眉毛,可还得先弄清楚幕后黑手,才能行事。

“小常,你去外头探探动静,记住切勿打草惊蛇。”

小常得令,忙闪身出去。

尚秀仪见尚泽谦与安梓纯再未说话,心里也有些哆嗦,“姐姐,我想——”尚秀仪说着,将剩下的两个字生生咽了回去。都已经这种时候了,我怎能哭闹着要回家,给六堂兄和纯姐姐添乱呢,我不能,不能。尚秀仪想着,两只手紧紧的绞在一起,强迫自己不要那么没用,一定不能掉泪。

半晌,小常匆忙归来,还没站定就回禀说,“林中隐了不下五十人,身着常服,一看都是练家子,瞧编制似乎是京兆尹的人。”

“京兆尹。”尚泽谦近乎耳语的念了句,京兆尹是明昭长公主的夫君,长公主是太后亲生,太后又有右丞做靠山,可太后与右丞向来和善,平白为何要害我。

尚泽谦一时想不通,也知这会儿不是深思的时候,无论如何先得保全梓纯和秀仪,不能叫她俩无辜受难。

“小常,你立刻安排人手,安全的将她俩送回府上,切勿叫人察觉。”

“六哥这是什么意思。”安梓纯听了这话,瞬间冷下脸,乍一看去,比刚从冰室里取出的冰还凉上许多。

“这事明摆着冲我来的,我不想连累你们。”

安梓纯闻此,冷笑一声,直直的盯着尚泽谦,“什么你们我们,六哥何时将咱们分的这么清楚,你可知打从我哥离世之后,我——”安梓纯说到这里,已经有些哽咽,揪紧了衣袖,告诉自己,绝对要冷静,要保护六哥和秀仪,再不会让一个至亲离开自己。

“六堂兄,我也不走。”尚秀仪说着,紧紧的揽着安梓纯的手臂,虽声音发颤,眼神却异常坚定。

“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再不懂事,我便叫小常绑了你们,扛出去。”

小常闻此,甚是为难,哪敢对县主她们动手。

安梓纯瞧出六哥是真急了,心下焦灼万分,电光火石之间,忽的心生一计,忙说,“六哥,我从前读一古卷,上头隐约记载破蛊毒之法,如若我们能毁掉这蛊咒,他们搜查不得,便奈何不了咱们了。”

尚泽谦虽对安梓纯的话深信不疑,却怕此计不成,还是会连累了她,不愿叫梓纯冒险,没有答应。

小常却急了,殿下要将二位小姐送走,分明是俯首认诛了,既殿下没有更好的法子,便只能听安主儿的话,死马当活马医了,否则殿下有个闪失,自个万死也无法跟侯爷交代。

“安主儿只管说要准备什么,小的立刻取来。”

尚泽谦没想到小常也跟着乱来,着实气坏了,正要斥责,安梓纯便应道,“杀蛊之法我并不通晓,只隐约记得一个方子,小常你且去取雄黄,蒜子,菖蒲,还有一碗滚水来。”

小常一听雄黄和蒜子都是寻常之物,后厨应该就有,只是这菖蒲是通体有毒的毒物,一时要找到,恐怕不容易。

安梓纯见小常迟疑未动,方才醒悟,又说,“菖蒲虽有毒,却可以入药,寻常也会在池塘边种植,一可为池鱼驱病,二可防虫蚊滋生,我记得望仙楼初建时,曾在平湖围种了些,你且去湖边瞧瞧,一定能找到的。”

小常闻此,这才安心,忙应下,闪身出去了。

见小常对安梓纯言听计从,尚泽谦有一瞬间的恍惚,眼光复杂的盯着安梓纯,在一声叹息后,化作了深深的疼惜,丫头啊丫头,我宁愿你审视识度的选择保护自己,也不愿你因我陷入危险的境地。

安梓纯有意忽略尚泽谦投来的目光,不敢耽搁了正事,又忙身蹲伏在桌边,温柔的凝望着缩在桌角怒目立须的灵猫,“猫儿,你听好了,一会儿我便要帮你除蛊毒,你若有灵,一定要配合。”

《秀毓名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