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匹嫡》匹维溴铵片 同人女 匹嫡耽美狼

匹嫡

现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以宁原创小说《匹嫡》,主角是曹氏,陆景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一家人各怀心思地用完午膳,气氛没了先前的和美。

|更新:2021-01-28 16:02: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以宁原创小说《匹嫡》,主角是曹氏,陆景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一家人各怀心思地用完午膳,气氛没了先前的和美。

《匹嫡》免费试读

一家人各怀心思地用完午膳,气氛没了先前的和美。

末了,陆景昳嘱咐曹氏多加休息,便借口先离开。陆晼晚见状也不多留,只叫自己娘亲且先放宽心便也跟了出去。

“姨娘。”

易妈妈一直在外厢守着,好让他们母子三人说说话儿。却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大少爷便面色不虞地离开了,二姑娘跟出去又吩咐自己进来照顾好姨娘。这一进来见着曹氏脸色如此,不免有些忧心,但她一个下人,又不能过问太多。

曹氏应声叹了口气,由着易妈妈将自己扶了起来,却是不着急回房歇着,边让易妈妈陪同自己在院子里走走。

刚一出屋,才感觉到先前停散的风又开始作怪,院子里新扫的落叶被风卷起,飘落到四下里没一个角落,倒是忙坏了一帮拿着笤帚清扫的丫头。

“且先放着罢,这风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难消停,来来回回地清扫反倒吃亏,等晚间风停了再扫吧。”

“是。”丫头们应了一声,便带着工具离开了。对于曹氏这样体恤下人的行为,兰漪院上上下下的人都是感激的,若是放在了别的院子里头,怕是一天到晚的难以消停。

见丫鬟们都退下,曹氏由易妈妈搀着,沿着回廊一路徐行。目光触及到眼前的台阶,易妈妈小声提醒了一句。见曹氏脸上仍未散开的愁闷,实在忍不住便试探着问了一声:“姨娘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儿?”

“景昳和晼晚都说,是我太过于隐忍了。”双唇翕合,曹氏将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扭头看向脸上已染上风霜的忠实仆人。易妈妈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虚长她几岁,原本不太亲密,却在自打她入了这尚书府之后变得亲近了许多,也是如今这院子里头为数不多能说得上话的几人之一。

“姨娘,老奴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侧过脸看了眼曹氏面上的神色,易妈妈皱眉说道。

“无妨,你且说吧,若是连你都不陪我说说话儿,这府里头当真是再难找出几个能说话的人了。”

“老奴是觉得,大少爷和二姑娘的话不无道理。大夫人虽坐着当家主母的位置,却未能给老爷带了个儿子,她素来就是个眼里揉不得沙的,心里肯定不痛快。”易妈妈一边说着,期间还不时窥探着曹氏的脸色,见她并无异样,这才继续道:

“其实当年若不是老夫人力保,怕是现在也没有大少爷了。罗姨娘虽也生了个儿子,但是那二少爷太混,大夫人想来也没把她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反倒是姨娘您,大少爷如今这般出类拔萃,大夫人哪还容得下您,即便您不想与之相争,但您不惹麻烦,那麻烦也会来找您!”

曹氏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其实这些她何尝不明白,只是,她始终觉得人心本善,大夫人就算再容不下她也不会真的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

易妈妈见她脸上的纠结,知她心中定是不忍,于是下了一剂猛药:“您又可知沁竹园的袁姨娘几年前的胎是如何流掉的?还有二少爷四年前上山遇匪险些丧命,您以为这些都是天意?”

易妈妈说出来的字字句句直击曹氏内心。只见曹氏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她,本就孱弱的身子在风中显得摇摇欲坠起来。

“风大了,进去吧。”易妈妈搀着有些失神的曹氏转身回了屋,如今这天气愈发冷了,姨娘素来胃寒,怕是再过一段时间,就该准备汤婆子了。

将曹氏扶到软榻上躺了下来,易妈妈替她拿了锦被盖在身上,便退到外屋守着。她知道太太现在需要时间想想,其实自己不说,姨娘在府中看了这么多年也该看清楚了,只是太过于心慈手软,如今也只能将大少爷和二姑娘的安危摆在最前头,才能教她真正的狠下心来去对抗大夫人和柳姨娘的联合打击。

至于其他两位姨娘,暂且可以先不顾,毕竟那两位都是体会过大夫人的手段的,虽说不能拉到同一个阵营里头,但也不至于会倒戈到大夫人一边。

躺在软榻上,曹氏思绪万千,想着一双儿女的处境,想着易妈***分析,无力地叹了一声。轻叹声如同房内的一缕熏香,须臾间便消散在空气中。

从兰漪院出来,陆景昳与陆晼晚并肩走着,清瑶便随着那两名士兵不远不近的跟着。

“晼晚,”走到荷塘白玉拱桥上,陆景昳看着满池惨败的莲叶,眉心微拢,忽而驻足转身看着陆晼晚,目光灼灼,“你老实说,他是不是对你们还是不好?”

板起脸来的陆景昳严肃非常,配上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显得格外吓人,好生走着路的陆晼晚也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询问给唬住了。

陆晼晚沉眸半晌,敛了敛心神,这才正式抬头看着他,却是反问道:“大哥当初同那人的交换条件是什么?”若是没有得到哥哥的许诺,父亲会好生将娘亲安顿在兰漪院吗?会让她与陆嘉宁同住在扶香苑吗?

嗤,这些问题不用想都知道,她那满嘴功德仁义的好父亲怎么会如此舍得!

陆景昳闻言一愣,倒是没料到自己的妹妹会反问这个问题,不由得又重新审视了她一番。今日回来,初见之时他便觉得晼晚变了,至于究竟变得怎样,他却不得而知。眼下看来,她是不复往日的痴傻懦弱,变得轻灵聪敏了许多。被她用这样平静的眸子看着,自己竟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负手侧过身去,将一池的残花败叶纳入眼底,陆景昳神情肃穆,银色的铠甲在天光下显得耀眼异常。

见他不说话,陆晼晚也不强求,反正陆桁所求不过是钱财权,向来势利如他,想必也提不出什么别样的条件来。同兄长一样转身看着满池的萧条,陆晼晚突然间觉得世态炎凉也不过如此了,就像这一池的枯败,永远只有一时风光。

就是不知,早已糜烂入骨的尚书府,还能摇摇欲坠支撑多久!

《匹嫡》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