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今上令我很担忧》形容很担忧 第二十五章 被天谴的真相 今上令我很担忧傲娇受

《今上令我很担忧》形容很担忧 第二十五章 被天谴的真相 今上令我很担忧傲娇受

发布时间:2020-06-26 16:04:3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如一默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今上令我很担忧》由如一默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琼,纪姑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阳水州的知州刘大人是个好官,他得知自己管辖之地有几块田地旱了,便亲自去查看情况。那些田地边上长着野草,哪里是旱,明明就是荒。人家

>>>《今上令我很担忧》在线阅读<<<

《今上令我很担忧免费试读


阳水州的知州刘大人是个好官,他得知自己管辖之地有几块田地旱了,便亲自去查看情况。那些田地边上长着野草,哪里是旱,明明就是荒。人家的地人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不影响税收他也管不着。只是没想到,隔了几天,便听说周围的佣户都不种田了。他派人去打探,原来是那些人收了别人的银子,让他们不去种田,任由田地荒着。

这是什么道理?给他阳水州培养出一批懒户么?不种田不交粮还有银子得,这种好事谁都想要啊!可是这天底下哪里有白吃的午餐?这件事本身就透着诡异。

他找了好几个佣户,想找到这个给钱的人,那些人却什么都不说,眼里对他这个知州都没有了以前的敬畏,反而有些看不起。可是这些田地的契约都在那些富户手里,他也找过一些富户沟通过,人家倒是说了,这佣户只要交得上该交的钱粮,他们才不管这些人租了地到底种不种田呢。

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平白领了银子不做事,对于这种银子,有些人觉得拿了亏心。可是这送银子的人却不这样想的,遇到不愿意配合的,便是拳脚相向,打得人下不了地做不了活。事情还是捅到了刘知州那里,知州大人这才知道,背地里出银子的人,竟然是自己手底下的通判杜巴。

阳水州不大,官府衙门里除了捕快以外,记录在案的文官只有两个:一个知州,一个通判。杜巴同他不一样,他是从外地调派过来的,算是慢慢的熬出来的。而这位杜通判则是空降来的,听说是花了不少银子,通过京中的某位大人物买的官职。杜巴有钱,可是他也不明白他拿钱让人不下地,硬说是旱地了怎么回事。

面对自己上司的质问,杜巴心情很好的捧着一杯茶,悠闲的喝着。

他告诉这位上司大人,阳水州旱情的事情,他已经上报给了知府大人,很快,知府大人便会派人下来打探情况,到时候他要是配合,下发的赈灾物资他们可以平分,他要是不配合,也请闭上嘴巴不要张扬,否则就让他立刻家破人亡。毕竟,这上报灾情的折子,他可是用了知州的名义。这要是上面告罪下来,也是他知州一人承担。

刘知州硬气,当下气得不轻,却也没软了脊梁骨,写了折子上去向知府说明了情况,求知府明察,降罪于通判杜巴。上去折子久久得不到答复,刘知州有些害怕了,这杜巴莫不是连知府都勾搭上了,两人串通一气?

却不想这位卢知府竟突然找上了他。

他也不是第一天做官了,官场上的黑暗不是没见过。这知府他是知道的,毕竟上任之时他还带着孩子们去拜访过知府大人。只听说过这位卢知府与京中某位大人物关系不同一般,他也不敢怠慢,让自己的儿子招呼同行的卢大公子,自己亲自招待这位知府大人。

卢知府来找他,竟然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自己递上去的那份折子。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阳水州的旱情他已经落实好了,不日就会有一批赈灾的粮食和银子下来,他让自己好好的招待,到时候定会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刘知州没想过这位知府大人竟然敢动这样的心思,有些惊讶,甚至起身言劝。他还以为这会不会是上司对自己的考验,看自己是否接受得了金钱的诱惑。卢知府对他的劝导也不置可否,没有留下用饭,便带着自己的公子离开了。

知府大人走后,刘知州觉得有些不安。他人微言轻,也不知道这事他应该告诉谁,他想过上报上去,但是没有途径。而且他若是冲动,自己的这一儿一女又将如何!他不得不自私的为自己的孩子的未来做考量。何况就算上告,他也没有证据,比起知府大人在京中的势力,他两袖清风,要如何自证!

他将自己知道的这部分用密信的方式写了下来,却交给了自己这个懵懂的女儿,希望未来,若真的出事了,至少孩子们要知道真相。只是没想过,事情会爆发的这么快。

杜通判领着卢知府直接带兵抄了他的家,并从他家中查抄出大批的银两。说有人告到了京城,指认他贪墨了京中的赈灾银子!可是他阳水州并未有灾情啊!京中也没有下发赈灾的物资啊!他全然不知!

他喊着冤枉,但是外头的百姓却沉默了,甚至还有人朝着他扔了臭掉的鸡蛋与菜叶。刘知州看着自己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儿子,以及趴在地上哭得昏死过去的女儿,绝望了!他高呼着天道不公!竟然想一头撞死在了知州府门口的石狮子上!结果自然是被人拦了下来,送到了京城,由丞相大人亲自判了斩立决。

知道自己爹爹的确是被冤枉的零露姑娘,已经又一次的哭昏了过去。严峰将人抱回了马车以后,回身看到纪相思坐在原地发呆。

她不太明白卢知府的脑回路,他一个知府,联合通判搞这么一出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两家是世仇么?仅仅就是为了贪墨银子找个名头然后嫁祸给一个知州?他犯得着冒这么大的险吗?玉琼也说过他上了这折子就已经是拿前程在赌了,一个管理下发生重大灾情的知府,不降职就很好了,可能这辈子做到这么位置就到头了,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卢知府甘愿冒这么大的险。

纪相思想不明白。

没有夜间娱乐的时代,纪相思睡得早也醒得早。早上一起来,纪相思便忙指挥那一队亲兵帮她在这堆废墟上空出了一大块地方。便带着一大队人马又轰轰烈烈的往医馆去了。

严峰仍旧没有放弃说服纪相思离开,然而在他根深蒂固要听从主子安排的思想里,他是拗不过纪相思固执要留下的心。纪相思说了,这场瘟疫若是她没有遇到,或者没有她能帮得上的地方,她都会走。可是,她现在觉得她能帮到这些人,这些明明活着却已经没有生气的人。在她的认知里,生命都是宝贵的,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放弃。

所以当她又重新出现在梁大夫的视野里,接收到了梁大夫看傻子一样的眼神。梁大夫觉得这小姑娘不是傻是什么,这里的人同她非亲非故的,她有机会离开为什么不走,就算是医者遇到这种情况都有离开的,何况她一个小姑娘。

纪相思忽视梁大夫的眼神,很自然的问起了这场瘟疫的开始。听完后,不得不感慨,好人有没有好报她不知道,但是坏人果然都是有天谴的。

杜通判以为自己上了卢知府的大船,这会儿刘知州又倒了,就等着自己的知州任命书下来。其中有些以为自己已经得了未来知州眼的佣户们,去山里打了几只野味弄了一桌子家宴,请通判大人吃了酒,上供了些银子。杜通判又被那些富户捧得快上了天,酒宴是天天有,天天不缺。直到身子上起了红疹子,高烧不断吃了药都下不来,才知道前些时候请自己吃饭的佣户有几个就是得了这样的病人没了。接着一个两个三个的,阳水州的人才知道这是会传染的疫病。

梁大夫以前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这是什么病,用药也很谨慎。但是随着病人的增多,他也有些力不从心了。一个人还没有救回来,另一个就已经不行了咽了气。他有心将这些人分开来,但是那些家属就是不愿意。哎,身体累,心更累。现在药库里的药也没剩下多少了,他知道自己也快要撑不住了。

连官家都不管了,封城止损,已经放弃他们了,他一个大夫,还能有什么办法。何况这里还有一个京官,连他这个京官都出不去,他们只能等死了。

纪相思瞧见了他脸上的疲色,对着梁大夫笑了一下。她其实很佩服这位大夫,她知道现在医馆给这些病人的药都是没有收钱的。这位梁大夫全凭着医者的医德,怀着大义在尽量的救人。

“梁大夫,不用灰心。我来帮你!”

梁大夫看了她一眼,笑得有些无奈。他觉得,就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能做什么!

“梁大夫,你可不要小瞧我!我可是有身份的!”纪相思笑着,满脸的诚恳,“我可是殿下亲封的神女!有天神庇佑,阳水州一定会挺过去的!”

“神女?”

梁大夫有些惊讶了!这小姑娘看着平平无奇的,怎么会是什么神女?他怎么没听说过皇帝陛下还封过什么神女。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没想到,传说中的神女,竟是你这么一个小丫头!”

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的邓冰白围着纪相思看了一个圈,觉得很是稀奇。

“梁大夫,请你相信我。药材跟粮食很快就会到的。我在这里,就表示,陛下不会抛弃你们,不会抛弃他的百姓。”

“真的么……不会,不会抛弃……”

梁大夫眼中已有了泪水。

“梁大夫,我想问问,你是否确定邓大人现在身体健康,没有染上这种疫病。”

梁大夫点了点头,他很确定,邓冰白身上没有疫病的特点,他只是近来有些咳嗽,可能是因为劳累所致,并不打紧。

说了句那就好,纪相思转身走了出去,对等在药馆外面的那一队亲兵说:

“现在这里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我需要人留下来同我一起帮助阳水州的百姓,但是这并不是你们的本分,我没有这个资格要求你们留下,所以我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人自愿留下来的?”

那些亲兵们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选择,他们面对的都是直接的命令,生死有命,由不得他们自己选择。更何况,他们是昱王殿下的亲兵,昱王殿下是当今太后的亲子,就今上的

今上令我很担忧

今上令我很担忧

作者:如一默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今上令我很担忧》由如一默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琼,纪姑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阳水州的知州刘大人是个好官,他得知自己管辖之地有几块田地旱了,便亲自去查看情况。那些田地边上长着野草,哪里是旱,明明就是荒。人家

小说详情